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镇江新闻 >> 一种关注:遥远星球的孩子

京口区特教中心隐匿于南门外大街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里,接待我们一行人的是祁校长,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体育课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墙上的标语应该是“学会做人、学会生活、融入社会、回归主流”

 

在校长办公室,大家畅聊智残儿童的诸多问题,孩子的年龄层,集中注意力的持续时间,义工,社会各界的捐助等等。我终于理解什么叫“纸上谈兵”。过去,我片面地认为智力残疾的孩子有以下几种特征:智力开发不完全,不能说完整的长句,记不住人名,冲着你傻笑要糖吃,或者目不转睛得盯着你瞧。祁校长介绍了特教中心的基本情况和孩子们的大致状况,年龄参差不齐,这里最大的孩子有20岁了,十几岁的学生占据了大多数。这里虽然很不起眼,但是依然有一些爱心人士会来做义工教课,帮助这些孩子学会语言和技能。这让我想起旅行卫视播出过的一档纪录片,一个叫梁子的“行者”前往印度小镇拍摄志愿者和残障儿童的生活点滴。多数义工来自欧美国家,生于社会保障系统完善的发达国家,却依然热衷于人道主义精神,让爱传万里。记忆比较深刻的是一对新婚夫妇,他们把支教当做蜜月旅行。片子拍到最后,镜头里终于出现了一位中国女孩得身影。这个来自上海的外语系女生在她二十岁生日时,妈妈送了她一张飞往印度的机票,圆了她的梦想。柔弱的女孩没有被艰苦的坏境吓怕,与孩子们的沟通完全无障碍,尽管他们除了智力障碍,还有不健全的肢体,但他们笑着抱成一团,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有几个孩子甚至把她的身体当成一棵瘦小的树,攀着她的脖子拼命往上爬。什么叫力量,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力量。

现在,我深刻了解智障孩子虽然看起来四肢健全,但他们是一群来自外星球的小孩,就像小王子,说着外星语言,画着外星符(赛珍珠的女儿是一名智障儿童,她每天都会写日记,但没人知道她的那些符号代表了什么。),离我们很远,却在我们身边停留。他们需要我们的守护,于是,等爱的外星小孩们就来到了地球。也许他们不知道你叫什么,却记得你的样子;也许他们不知道怎么和你交谈,却永远灿烂微笑;也许他们连《弟子规》和《三字经》也背不出来,但他们兴许有其他惊人的天赋。

带着这些期待,我们来到“赛珍珠班”,今天朵儿老师要给孩子们讲礼仪课。引用同行的美女莉莉的话,“女子无才便是德”并不是贬低女性,而是在提醒大家:有了才能就有了傲气。我想,这些智力水平连标准都达不到的小孩内心是纯净无暇的,即使像残障指挥家舟舟那样富有音乐天赋,他依然拥有一颗单纯透明的心。

朵儿老师的初衷并不是想让孩子们掌握生存技能,而是希望他们做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至少不用受歧视。

 

朵儿老师最喜欢的小男孩,笑容像一朵花。从这个阳光少年的笑容里,看到的是知足和幸福。

 

教室很有爱,充满童趣。

 

 

其实,他们没有什么不同。

 

 

微笑的孩子总是惹人怜爱。

 

老师在教他们学写文明礼貌用语,课堂上孩子们还学会了情景对话,用简单的语言和丰富的想象力学礼仪。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很有表演天赋,特别聪明伶俐,甚至还会模仿老师接待客人、打电话,进行一些简单对话,自己还设置了一些语境。小朋友们很买账,卖力鼓掌,连声称赞。

试想,如果一个孩子待人接物非常有教养,那么即使他/她不能用流利的语言和理性思维与人正常交流,但至少他/她会受到世人尊重,被大家喜欢。

小插曲:

举着相机拍照时,一个离我最近的孩子突然分了神,盯着我的手看。我顺着她的目光寻找目标,原来她觉得我的复古手链很漂亮,很喜欢。借她戴了戴,索性不还我了。倍感尴尬,也许我应该果断地拒绝。她并不知道这是一种强占行为,只是单纯的喜欢,固执地不肯脱下。班主任贾老师要求她把手链还给我,一群孩子也呼噜哗啦地围了过来。她还是不愿意,捂着手不放,其他孩子指着她叫嚷起来:“还给她!还给她!”我想放弃,虽然有点舍不得,但害怕伤着她的自尊心,因为孩子的心总是很柔软,很敏感。一个小姑娘把我拉到一边,伏在我耳边说悄悄话:“你为什么要给她?好好收起来!”我扑哧笑开了,那个有些偏执的小丫头也松开了手。

教育让孩子们懂得善恶,分得清是非,真美好!据祁校长介绍,这所学校里除了智残儿童,还接收了十几名孤独症小孩,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自闭症患者”。浩浩(化名)就是其中一员,母亲是白领,平日里也会来学校当志愿者,除了陪伴儿子,也能造福其他缺爱的孩童。

他总是躲在老师身边,不像其他孩子那么积极举手回答问题、上台表演,总是沉默寡言,很少微笑。活动即将结束时,莉莉给了他一只橘子,他居然很开心地答应与我们合照。

其实手链最终还是断了,没声张也没必要声张。回去用工具接上就好,总归会恢复原貌的。其实情感交流就是一种连接,如果有一位来自外星球的小王子或者小公主路过你的家门口,请留住他/她,微笑着拥他/她入怀,你们心底的那座桥便奇迹般出现了。爱,是你和他/她之间共同的语言。

渊源:

拍着拍着,我突然陷入了沉思。

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着我来到特教中心。

璞姨离开我快两年了,她是亲手抱着我长大的阿姨。六十多岁的老阿姨看起来却像小孩一样天真烂漫,高兴的时候会唱戏给所有在场的人听,不高兴的时候会对着家人闹情绪。因为智力残缺,院子里的长舌妇们总在她身后指指点点,小孩们也像看动物园猴子一样围观。她不知情,傻呵呵地天天往外跑。外婆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异样的目光就如同无言的讥讽,于是对璞姨下了禁足令:不许出门!璞姨总是偷偷跑出不玩,被外婆厉声数落后,撇嘴,翻白眼,还扮鬼脸气她。八十多岁的外婆除了用瘦削的手给她几个“毛栗子”(方言:勾起食指敲脑门。),又好气又好笑。年迈的外婆陪了她一辈子,替她洗衣做饭,癫痫病发作的时候守护左右,寸步不离。外婆从年轻时就与外公分居,和璞姨同床共枕近五十年,尽心尽力的照顾她,担心她哪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发病咬了自己的舌头。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舅舅们总说,外婆和璞姨才象一对夫妻。

除了生前亲眼见到了两个重孙,苦命的外婆没享过什么福,多病多灾,还要服侍生活不能自理的璞姨。风烛残年的老太太活到九十多岁,临终时唯一的牵挂就是璞姨,但坚决要求死后不与她合葬,今生还了她前世的债,来世想做个快乐的人。她俩果真不离不弃,翌年璞姨也随她而去。只是,璞姨入土为安时没有一块碑。

一直想为她立个碑,妈妈说心里有她,她就一直在。每年清明,拜祭外公外婆,也会不约而同地为璞姨烧纸钱,上一炷香,祝福她在另一个世界幸福安康。

家人虽然没有嫌弃璞姨,但很少有人懂她。我常把零食偷偷分她一半,因为她和我一样爱吃甜食。外婆反对无效,呵呵。我们就像小伙伴一样分享糖果。工作后,我成了外表光鲜的小白领,却常常顾不上吃早餐,匆匆踏上单车化身小飞侠赶往公司。迟到要扣钱滴,资本家可不是慈善家。某日,璞姨神秘兮兮地叫我进房间,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堆硬币,塞到我手里,嘱咐我买早饭吃。那一刻,我泪流满面。这几十个硬币沉甸甸的,落在我心里面的分量很重。我这才明白,她懂我,我也开始懂她。不管她在唱什么戏,我都装作听得懂,为她鼓掌,大呼再来一个。她咧开嘴,没有门牙,却笑得特别美。妈妈小时候很漂亮,但璞姨小时候更美,目光深邃,五官立体,像个洋娃娃。可惜,她十几岁时发高烧伤着了脑神经。外公一人在外地工作,养活一家八口人实属不易。于是,拖延了治疗时间,落下了病根。从此,璞姨的智商与七八岁的孩童没有差别。不识字,不和不喜欢的人说话,喜欢看戏曲节目,爱唱戏,爱笑。

璞姨总用自己的方式和周遭的人交流,如果有人当面骂她神经病,我一定会怒发冲冠。她却乐呵呵地跟我说,咱不理她!

生活在一起过的亲人,哪怕离开烦恼的人世间,她依然活着,鲜活得如同一直在我左右,只是我触不到她。为了璞姨,我搜集了许多残障人士和孤独症患者的相关资料,我想用另一种方式为她立一座小小的碑。也许,我和她心底的那座桥便会再次连接上。

拉回现实,心晴朗,就看得到明天!付出爱,是不需要任何渲染和回报的,真情流露和鼓励赞扬是送给微笑的孩子最好的礼物。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亲爱的璞姨和那些需要爱、懂得爱、珍惜爱、付出爱的人们!

未完成的义工行动

待续……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