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赛珍珠认为这革命运动促进了她的中国历史观的形成:慈禧死后,就没有真正的统治者,满清王朝的末日就要到了。像往常一样,中国人镇静自若地等待新的统治者出现,而许多地方统治者在逐渐壮大成军阀。从义和团运动到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这十一年间,我便有了自己的主见。(50页)“革命是中国人的传统,每个朝代都是革命推翻,不是被异族入侵,就是被本族革命”。(8页)“我知道老太后谢世了,看到小溥仪登基照片。现在长到自己读历史书的年龄。我发现中国的史学家和英国的史学家,对同一件事,对对方却有着全然不同的叙述,而且互相指责”。(51页)“这都是辛亥革命之前许多年的事。革命一直是在日常生活的表面之下,慢慢地酝酿着,后来革命爆发,人们割掉了辫子,割掉了效忠满清王朝的最后一个标记”。(53页) “中国在我离去的4年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06页)

赛珍珠认为中国发生的是一场真正的革命——“而这时我所目睹的历史程序已被打乱。在清王朝覆灭时,中国像往常一样,到处都是军阀,但却没有皇位可争。当我过着平静的大学生活时,一场真正的革命正在进行。革命的烈火是由数十人点燃的,主要领导者是无畏的斗士孙中山。他的名字我早就知道。他是个神秘的人物,让人捉摸不定。他本人是个能干的传教士,不久,他就产生了要使祖国走向现代化的宏愿。(112页)由于他胸怀鸿鹄大志,他弃医从政,成了一位爱国游子,广结世界各地的华侨,为他的革命募集资金。与此同时,他还希望说服外国政府来帮助他建立一个共和国。”(113页)“不顾一切的孙中山,他矢志不移,虽然缺少资金和军队,仍为自己的理想而顽强奋斗”。(137页)

赛珍珠高度评价辛亥革命的伟大成果,民主共和是世界潮流——“在中国,强烈的民主意识深深地埋在人民的心中。中国人以前曾认为国不可一日无主,所以接受了皇帝的统治,不管他贤明还是昏庸,但当他们看到其他国家没有国君时,他们觉得变化一下也是合乎情理的。”(134页)

赛珍珠也指出辛亥革命是“并不成功的斗争”,主要原因推翻政府的“大部分人是在教会学校接受训练的”。

当然,在赛珍珠父母的朋友圈以及赛珍珠学习的女子学院师生中,也有一些维护帝制、反对辛亥革命、与中国保守派相近的言论,赛珍珠在自传中如实记录:在班上,我听到年轻人白天在激烈争论;我又听到这些老者的不同意见。(116页)

记录了镇江光复部分史实

少年时期住在镇江的赛珍珠限于年龄、阅历和她的活动圈,虽然皇朝大厦摇摇欲坠,她还不可能对中国政治风云和未来走向了然于胸,童年的她,对这一切仍然不知。“我们的统治者,请允许我这样说,是一个身居北京的高傲的老妇——皇太后,后者像其本族人所称,叫老佛爷。我认为她同样是我的老佛爷”。(7页) “我的童年世界当时显得太平稳定,诸事有序,如日月经天。然而,即使我当时还不足8岁,却也隐约感到好景不长。”(27页)。

但从小富有观察力的赛珍珠,却已隐约感知到以镇江为代表的中国国内民族矛盾——

我记不清何时才知道女皇不是汉人,而许多汉人视清朝为异族窃政了。我知道满洲人,因为每个要镇都有特殊的满洲人居住区。在我们镇江也有一个。市郊,一堵高墙将所有满洲人房屋圈起,前门有汉人卫兵把守。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这不是你所想象的监禁,这样做,是因为所有满洲人都与皇室有瓜葛,他们属于宫廷的一部分,需要特别加以保护。实际上这是一种奢华的软禁。是汉人制服敌人的一个方法。 (7页)

这一段如实反映了镇江城内旗营的特点。镇江自顺治十一年设驻防起200多年,当地汉人饱受旗兵的凌虐与欺辱,以致于镇江城外妇女都不愿进城,害怕受到旗兵滋扰。此类情形至今还残存在镇江民众的记忆中。

1911年10月,镇江光复,正在美国读书的赛珍珠从当时报纸了解到,中国怒火中烧,群情激愤,到处捕杀他们以前一直在轻蔑中保护着的满洲人。从母亲凯丽在1911年给我的一封信中写道:“今天早上,我从窗口向外看,见到可怜的满洲妇女和儿童,为了逃命躲藏在小山丘那边的坟墓后面,我一定得出去,看看我能够做些什么。”(113页)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