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海内外人士哀悼刘龙先生逝世的文字

美国赛珍珠国际总裁詹尼特明泽女士唁函


赛珍珠研究会会长许晓霞女士:

我们将永远怀念赛珍珠研究的杰出学者刘龙先生。我们很荣幸能成为他的朋友。获悉他的离去,我们极度悲痛。谨代表赛珍珠国际,请接受我们诚挚的问候。我极度悲痛地获悉他的离去,自从我们最近一次到镇江后才获知他受到的病痛折磨。我希望并深信他现在已经安然。

我很荣幸认识刘龙先生。在镇江和美国都向他表示欢迎。他是赛珍珠国际的好朋友。因为他致力于赛珍珠研究、写作文章和专著,让其他的人理解赛珍珠的作品,保持赛珍珠的遗产和梦想的生命力。

通过他,我们能够在东西方间建立起一座桥梁。我希望他最后的作品《永恒的赛珍珠》在未来的一天能用英文出版,这样我们能从他的作品中继续获得启发。

刘龙的家人和朋友们,特别是赛珍珠研究会的成员,在这凄切惨淡的时刻都会同样悲痛、悼念,请接受我们诚挚的悼念和一直以来的最美好的祝福。

美国 赛珍珠国际总裁 詹尼特 明泽

安徽 宿州学院赛珍珠研究所唁函


镇江 赛珍珠研究会:

惊悉刘龙先生遽归道山,不胜悚惶痛悼!

刘先生矢志赛研,著述醒世;执教杏坛,桃李盈门。今哲人其萎,砥柱摧折,不惟学子痛失师表,实亦天地将丧斯文!惟先生典型已足范式,遗书自传千秋;先生之神已归天国,当与赛珍珠畅议文化共融;先生之灵长佑故园,永庇全家族善育人才辈出!

阳春佳景,祭扫之时;清明令节,祭祀之候。宿州学院赛珍珠研究同仁将与贵会诸同仁一道,秉刘先生遗志,继续致力于刘先生繁盛赛学之文化使命,共促赛学研究更上层楼;并敬请贵会向刘先生全家转致悼慰之忱!

刘龙先生安息!

安徽宿州学院赛珍珠研究所

2011年03月23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王逢振研究员的唁函


裴伟:

惊悉刘龙仙逝,不胜哀伤。人的生命看来真的很脆弱。去年还在一起交谈,我回来后还和他有过信息来往,谈他的书稿。如今不到一年,他已离开我们。在某种意义上,他的去世是对赛珍珠研究的一大损失。

请代我向他的家人致哀。如果开追悼会,请代我送一个花圈。

王逢振

南京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原所长张子清教授的唁函


裴偉君:

接刘龙君离世噩耗,不胜悲痛。我一直给他发送治疗癌症的保健资料,没想到还是没起作用!他在病重中,依然在为纪念赛珍珠100周年的论文集翻译操劳。作为镇江乃至全国在文革后第一个关注、调查赛珍珠在中国生活、学习和工作情况的学者,他为研究赛珍珠的学术事业作出了不朽贡献。他的英名与赛珍珠学术研究事业同在。代我们——刘龙的南京大学好友(钱佼汝、刘海平、朱刚、张子清、杨金才、赵文书、张宇)代订花圈,代我们向刘龙家属慰问。

张子清

中央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郭英剑教授的唁函


镇江赛珍珠研究会
并烦转刘龙先生的亲属:

惊悉刘龙先生于昨日不幸辞世,深感震惊与悲痛!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专门从事赛珍珠研究的第一人,刘龙先生为推动我国的赛珍珠研究做出了卓越贡献,也为镇江当地重视赛珍珠的文化价值付出了艰辛的努力。近年来,他一直在为编撰《永恒的赛珍珠》而劳作。他的去世,无疑是中国赛珍珠研究界的重大损失!

请向刘龙先生的亲属转达我们的哀悼之意,并望节哀。

愿刘龙先生在天之灵安息!

此致
敬礼!

郭英剑

2011年3月22日上午10:30于北京


(裴伟先生并纪东主任:

您好!

从昨天晚上张子清先生转发的邮件中,惊悉刘龙先生仙逝,深感悲痛!

由于与其家人没有联系,能否请将二位设法将附件中的唁电通过镇江赛珍珠研究会转给刘龙先生的亲属?同时,请代订花圈,以表我的哀思!也请在方便之时向家属表示慰问!

非常感谢!

郭英剑)

辽宁师范大学杜林教授的唁文


小裴老师:

刘老师是一位非常可敬的、坚强的老人,他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赛珍珠研究的坚守和贡献,他的清高和傲骨,都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品质。许多年来,刘老师抵抗着病痛,奔走在中美两国文化交流的大路上,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我们敬佩他,怀念他。

由于路途遥远,不能出席刘老师的告别仪式,请代我向刘老师致敬!如果方便,请代我送一花圈,略表哀思。

谢谢!

刘老师有您和丁老师这样的后学,也会含笑天堂的。

杜林

南京晓庄学院张春蕾教授的函件


裴伟:

惊闻噩耗,不胜悲叹!愿刘龙先生安息,也愿我们这些后学不断精进努力,继续走向他未走完的学海之路。

张春蕾

江苏大学张正欣老师(车祸受伤在家)的短信

惊悉刘龙先生去世,深为痛惜。不能前往吊唁,甚憾!因赛研我们受他感动;我们会怀念他的……

(裴伟君,读了你发来的很多学者的吊唁文字,少有的感动,有时竟有哽咽。刘龙值得人们尊重和怀念。在文学类的授课或研究要义中,我们最应看重发掘现象的生成之源。刘龙的意义正在于启发了赛研的一个新时代;他是一位开拓者,如一位学者所言“功德无量”。愿他在天国安息!)

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朱刚教授


张(子清)老师:

听到消息很难过。之前张宇因为写赛珍珠,和刘龙有过交往,知道他身体不好。

我没有见过刘龙老师,但记得90年代前后读博期间和毕业后,都读过他的书,对镇江能出这么一个学者,感到惊奇,水平一点不亚于南大的教授。

如果真的能有一个赛珍珠纪念馆,也好把他的成果陈列进去。

现在,只能在心里缅怀了。

不过,一个学者所能获得的最大成就,不也就如此么。

朱刚

南京大学原外文系主任钱佼汝教授信件


子清:

惊悉刘龙先生谢世,感慨万分。我和他只见过一面,但印象深刻。那是1991年在镇江召开的一次关于赛珍珠文学创作的会议,他作为本土赛珍珠研究的学者,对赛在镇江的生活、工作、创作作了详尽的介绍。我特别记得他实地走访过赛当年喜欢吃的大饼的铺子,打水的老虎灶等。这种踏实的学风,难能可贵,值得当下年轻学者效仿。他后来在赛珍珠研究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我了解不多,想必成果卓著。当时我觉得他的样子要比我们年长一些,没想到是我们的同龄人。72岁就被病魔夺去生命,可惜了!谢谢你把我也列入他在南大的好友,愿他长眠安息!

(佼汝:为什么我说刘龙是第一个调查赛珍珠的大功臣呢?那是80年代初期,徐训丰当陈先生博士生的时候,刘龙跑来找戴安邦先生之后又来找陈先生和我,打听赛珍珠在金陵大学的情况。当时我的印象很深。是的,他走访了当时健在的与赛珍珠有过接触的人,可以说做了抢救性采访。

子清)

原市教委教研室语文教研员尤誌心先生


裴伟:

刘龙与肝癌顽强斗争十多载,这是一个奇迹。在病中,仍坚持研究赛珍珠,精神可喜可敬。你的輓联很好。

我因昨天腰闪了一下,行动不便,不参加追悼会了。请你转达我的沉痛哀悼之情。

尤誌心

镇江高专严其林先生(电话)

惊悉刘龙老师去世,深致哀悼。刘龙老师是我上三中时的高中老师,虽没有教过我,但当时他好像是青年团干部,与学生关系很好。我因身体原因不能吊唁,请裴老师代向刘龙老师家人慰问。谢谢!                               

严其林

镇江市教育局裴伟

新著待刊(刘龙主编的《永恒的赛珍珠》校订付梓即将正式出版),學海覓珠(刘龙治学写作多方面,其在30年前即以赛珍珠研究为主攻方向,并为之锲而不舍,成果显著,为学界所知。)唯崇實(刘龙在镇江市第二中学从教期间,主编校史,并采集赛珍珠在崇实女子中学求学、工作的遗事。“崇实”也是刘龙多年治学踏踏实实、孜孜以求的精神写照);

衰翁盡瘁(刘龙1995年后忽罹患肝癌,但一直以学术为生命,边研究,边治疗,奋斗不息,鞠躬尽瘁。享年72岁。),邱山雖壽竟何如(宋朝方岳《望江南 撑月过南徐》“丘山虽寿竟何如”。刘龙最早的赛珍珠研究学术论文及赛珍珠生平大事年表等,均在编辑部设于寿邱山上的《镇江师专学报》发表。新著也将在寿邱山上的江苏大学出版社出版)。

刘龙先生 千古

后学裴伟 敬挽

南京大学大学外语部张宇老师的文章

(裴老师,我和刘龙老师有过很深的一段交往,谨以此文聊表哀思吧!)

我从2002年硕士论文决定写赛珍珠以来一直和刘龙老师保持着密切联系,包括在他病重期间。他先是与赛珍珠故居为邻,后又迁至江滨新村一座很不起眼的旧式小楼里。因为我爱人是镇江人,逢年过节我都会去他家探望,常常一聊就是一个下午。

因为不懂英文,我经常成为他与美国赛珍珠国际之间的翻译,包括请明泽(赛珍珠国际总裁)和当娜(赛珍珠国际图书馆馆长)为他的新书题词等等,现在想来很遗憾,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前年赴美,我在赛珍珠国际附近前后住了二十天,提到刘龙的名字,很多人都能脱口而出,可见影响力之大。

他自从去年国庆前后住院就一直没有回过家,更没有上过网,包括春节。从一开始尚能在医院走廊行走到后来已经基本无法下床活动,我知道他时日不多。本以为不断接受医院治疗至少能短期延续生命,没想到还是如此突然。去世前一周,他与我联系,依然是为出书一事,希望我能帮他打开邮箱,查看邮件,但无奈怎么也打不开,只好作罢。去年年底去镇江三院看过他一次,本打算四月初忙完手头的事情再去探望。斯人已去,约定落空,惆怅不已。

南京大学大学外语部 张宇

北京学者姚锡佩、郭永江、汪健的挽联

裴伟同志:今日打开电脑,从你的来电中惊悉刘龙先生已魂归道山。回想他为赛珍珠研究呕心沥血,突破种种困难而取得的丰硕成果,更加敬奉他那崇实的执着精神,特此献上我们的悼词,以表对他深深的怀念:

开拓赛学,带病谱写中美友谊传奇

广授书法,引领研磨师生艺术人生

刘龙先生千古

学友姚锡佩、郭永江、汪 健 敬挽

旅美作家映碧女士来信


裴先生:

您好!

听到刘龙先生去世的消息,我非常震惊。2008年10月,我回来参加赛珍珠国际研讨会时曾遇到他.他是位真君子和最优秀的学者.请代我们送上最诚挚的哀悼,同时替我们问候他的家人,尤其是上次在镇江和我及怀东碰面的那位女婿。
望刘先生的家人节哀,保重!

愿他的灵魂在天堂得以安息。此时,我确实相信他在赛珍珠研究方面开拓性的研究和出色的作品在未来的日子里将会超越他的生命,他的精神也将永远活在他的家人和朋友心中。

最好的祝愿!

映碧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