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名人赛珍珠 >> 赛珍珠作品 >> 致中国人民的广播讲话(节选)


中国的朋友们:
  这是赛珍珠pearl buck从美国与各位说话。我今天说话不完全是站在一个美国人的地位,因为我也是一个中国人,我、一生大半的时间,都消磨在中国。我生下三个月,就被先父母带到中国去了。我开口说话的时候,又是先说的中国话。我小时候跟着父母,并没有住过什么通商大埠。十数年间,我们到的地方是淅江、江苏、江西、湖南、安徽、山东各省的小城市、小村庄。清江浦、镇江、丹阳、岳州、蚌埠、徐州府、南宿州、这些地方,是我最熟悉的。可是我最爱的,是中国的农田乡村。以后我长大了无论我住在什么地方,我与中国相处,都亲如同胞,因为小的时候,我的游伴是中国孩子,成人以后,来往的又是中国的女士们。现在我人虽已归故国,心却没有忘掉旧日的友朋,所以我今天要从这两种地位说话。我既在中国长大成人,又在美国住了多年,受到双方的教育,有了双方的经验。我觉得我是属于两个国家的,我可以为两个国家说话。八年前,我回美国来,美国对中国人民的观念是怎么样的呢?非常的好。我一开口说到中国,他们都点头说,我们喜欢中国人。
  一九三七年七月,日本进攻中国,美国人完全愤恨日本,同情中国,但美国并没有积极地援助中国。这是你们知道的;有些美国人还继续与日本通商往来,甚至于卖给日本种种军火原料。现在这些美国人回想起来,不免惭愧。懊恼他们未能及时了解日本军阀的野心真相。
  我必须告诉你们的是当时我见了我第二祖国的中国,单独勇猛地抵抗日本,不免窃心自喜。美国人知道当时中国并没有充足的军事准备,他们觉得与久宿野心的日本相对敌,中国是支持不久的,是必会投降的。但我以为这是不会有的事;中国绝对不会屈服日本,因为我不能想象到我们认识的那些健壮实在的农人,那些稳健的中产商人,那些勤苦的劳工,以及那些奋勇热心的学界领袖会受到日本降服的。所以在言论上,在著作上,我曾大胆地发表我的自信。我说,中国人是不会投降的,日本人也不能征服他们。
  起先美国人觉得除非超人,谁能永久地抵抗下去?等到他们看见中国在种种不利的情形下仍旧继续抗战;又看见大队的民众,万里长征的向内地迁移;又看见你们受了飞机的轰炸,丧失了无数的人命财物,你们仍没有气馁、而至于想到投降日本,美国人这才渐渐地认识中国民族的伟大。
  去年十二月七日,日本轰击檀香山珍珠港以后,一个个的美国人,才睡梦始醒。于是全国上下,愤怒一片,男女老少,人人只有一个思想:如何打日本,全国的民众一日之内整个地统一,日本弄得美国民众众势如一地反对她,再没有比这个利害的了。
  我在这里,如在中国一样,住在乡下,与农人为邻。因为我相信不问在哪一国,乡下人是最好的。这里乡下的小村庄、小镇市,与江苏、安徽两省乡下的不相上下,在这些镇市村庄中的工厂、机器,现在都改做战斗工业。男男女女,皆日夜相继地为战用品而工作。他们每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们必须打胜仗。
  三个月以前,我不会相信这一切的变更是可能的事。美国人活泼,喜欢热闹、物质上的享受,及喜欢丰富。今天能不发一句怨言地日夜工作,大家热心地各尽所能地来对付这战事。其实也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
  中美是联盟国家。说起来,中美的联盟与其它联盟国家比较起来似乎更近一步,因为我们两国有许多相像的地方。美国尚是新兴进的国家,但是两方民众的心地、性情是非常相近,若是我们的言语相通,我敢说,我们来往不会有什么隔阂的,我更敢以自己的经验来说,我们的人生的观念、直觉是一样的。我们都爱自立,发展个性;我们都恨恶压制、欣赏自由,所以今天美国民众以兄弟的至诚对待中国民众,也是一种自然的现象。日前,有一汽车夫对我说:“我很高兴中国人在我们这一边。他们是勇敢的战士。我们也是。”举国上下,美国人讲起中国来,无不表现热诚友爱。
  将来战事完结,我们必是最后胜利者。那时我们两国,一东一西,要成为世界上民主主义的两大领袖。战后与战时一样,我们要站在完全平等地位。我们今天因战事的需要,彼此逐渐的互相合作。将来太平时,我们必须照旧合作下去,因为只有中美的合作,才能造成一个完全自由平等的世界。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