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名人赛珍珠 >> 其它 >> “透瓶香”和“进门倒”──谈赛珍珠和沙博理的《水浒》

“透瓶香”和“进门倒”──谈赛珍珠和沙博理的《水浒》

               亦歌

  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虽说在国内老幼咸宜,但要译成信达雅 的外文却是难上加难的事;且不说象“杀威棒”、“投名状”、“善哉鳝哉”、 “驴儿大的行货”等让人头大的词,就连一句好汉们常挂在嘴边的简简单单的 “敢到太岁头上动土”,就足以让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翻译家一夜为之无眠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水浒》在国外大多以节译本的面目出现;譬如讲鲁智深的 《鲁达上山始末记》、讲杨雄和潘巧云的《圣洁的寺院》、以潘金莲为主的《卖 炊饼武大的不忠实妇人的故事》等,再譬如讲生辰纲的《黄泥冈的袭击》、《强 盗们设置的圈套》、讲林冲的《一个英雄的故事》等。在为数不多的全译本中, 英文版的却占了两个,一个是美国女作家布克夫人(赛珍珠--Pearl Buck)的 七十回版的《四海之内皆兄弟》,另一个则是中国籍的美国犹太裔学者沙博理 (Sidney Shapiro)在文革期间受命译的一百回版的《水泊好汉》。赛珍珠后来 因为其一系列描写中国的小说在一九三八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名气极大,国 外各大图书馆大多收有她的文集,所译的《水浒》便是其中之一。

  如今在美国所能见到的《水浒》英译本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这个版本, 自俄勒岗大学把这个版本做成免费电子版并放上互联网后,此版实际上已成了美国各大院校中国文学课的指定教科本。而沙版的《水浒》,除了得过中国翻译协 会及中国文联所颁发的最高翻译奖外,在国外并没见多少反响,赛版在国外的地位依旧如日中天。其实这也并不奇怪,赛珍珠的版本三三年在美国出版后立刻爬 上畅销榜,后来她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其文遂重也在情理之中。所以时至今日,极大多数人仍认为她的版本当是最好英译版。前些日子翻阅杂志,见《知识窗》 上就有一篇文章说《水浒》“译得最好的要数赛珍珠的版本”。但事实究竟如何? 前不久因圣诞假期而无所事事,有闲通读了两个版本后,才发现赛珍珠盛名之下, 其实难负。赛版和沙版相比,前者是业余水平,后者才是大师级。

  鲁迅先生当年在致姚克书中曾对赛版的译名批评道:

  “近布克夫人译《水浒》,闻颇好,但其书名,取‘皆兄弟也’之意,便不 确,因为山泊中人,是并不将一切人们都作兄弟看的。”

  从中可以看出两点:一是赛版出来后“闻颇好”,可见当初确有人为之叫好, 而且叫好之人恐怕还不少;二是赛珍珠把书名改成《四海之内皆兄弟》,有点文 不对题,因而受到鲁迅先生的批评。其实这个标题和她的正文相比还不算太出格, 赛珍珠在文中随心所欲及误译之处数不胜数;譬如将金钱豹译作“涂有现钞的豹 子”,将“金刚”当成“钻石”,把行者改成“杀虎者”,将旱地忽律改成“快 腿信差”,将鲁智深变成“花牧师”,将病尉迟的(Yuchi)译作“Weichi”, 将“若论”译成“若是讨论”,将“只恨云程阻隔”译成“因为道路不通”,将 “江湖”翻成“强盗们”,将母夜叉翻成“晚间的食人魔”等等,比较一下赛版 和沙版,不难发现赛版有以下几个缺点:

   一、所用句子基本上为复合结构,冗长平淡。
   二、基本不用俚语,致使原文的神韵丧失。
  三、望文生意处极多,可以看出其国文功底不够深厚。
   四、该直译处不直译,不该直译处却直译,碰到某些疑难之处索兴省去不译(如 王婆对西门庆所说之“潘、驴、邓、小、闲”五件事,赛版便省去不译)。

  为了便于说明问题,本文将选例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绰号翻译的对比; 二是小段落的对比,三是部分短语的对比,为方便不读英文的读者也能够做个比 较,赛的某些译文将被译回中文。首先来看一下两个版本的部分绰号对照:

(前一个为赛珍珠版,后一个为沙博理版)

花和尚鲁智深
Priest Hwa----------------------------Tattooed Monk
菜园子张青
Vegetable Garden----------------------Vegetable Gardener
催命判官李立
Murderous Angel-----------------------Hell's Summoner
跳涧虎陈达
Leaping Tiger-------------------------Gorge Leaping Tiger
立地太岁阮小二
Year's God who stands his ground------Ferocious Giant
行者武松
Tiger Slayer--------------------------Pilgrim
白花蛇杨春
White Flowered snake------------------White Spotted Snake
旱地忽律朱贵
Speedy Courier------------------------Dry Land Crocodile
出洞蛟童威
Cave Crocodile------------------------Dragon From the Cave
火眼狻猊邓飞
Blood-Shot-Eyed Demon-----------------Fiery-Eyed Lion
浪子燕青
Graceful One--------------------------the Prodigal
活阎罗阮小七
Living Pluto--------------------------Devil Incarnate
病关索杨雄
Sick Kwan So--------------------------Pallid
没面目焦挺
Disliked One--------------------------the Merciless
霹雳火秦明
Thunderer-----------------------------Thunderbolt
百胜将韩涛
Hundred Victories General-------------Ever Victorious General
通臂猿侯健
Nimble Monkey-------------------------Long Armed Ape
井木犴郝思文
Ching Mu Han--------------------------Wild Dog Hao
一丈青扈三娘
Pure One------------------------------Ten Feet of Steel
扑天雕李应
Striking Hawk-------------------------Heaven Soaring Eagle
豹子头林冲
Leopard's Head------------------------Panther Head
小尉迟孙新
Small Wei Chi-------------------------Junior General
云里金刚宋万
Diamond in the Clouds-----------------Guardian of the Clouds
操刀鬼曹正
Sword Grasping Devil------------------Demon Carver
母夜叉孙二娘
Night Ogre----------------------------Sun the Witch
出林龙邹渊
Forest Dragon-------------------------Dragon from the Forest

(囿于篇幅,以下省略)

  从以上的对比中可以看出赛版的质量问题,一百零八个绰号里有四分之三不 是误译就是译得不贴切,因此立地太岁成了不退却的岁神,菜园子成了菜园,跳 涧虎成了跳跃虎,出林龙成了森林龙,云里金刚成了云里钻石,将双姓尉迟读成 WEICHI,将井木犴中的(an)读成han,百胜将成了一百次胜利的将 军,催命判官成了杀气腾腾的天使等。要说这些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作为 《水浒》的译者,连“夜叉”这一常用词汇都理解错误,这已不是一般的误译或 疏忽了。夜叉来自梵文yaksa的音译,旧时也有译成药叉,赛珍珠却把“夜” 当成了“晚上”。以上仅是部分误译的例子,至于译得不贴切的地方则多如牛毛, 这里只能扼要拣些例子说一说;譬如说王伦向林冲要投名状,赛译作“正式申请” (Formal Application),所谓申请,是指还需得到批准,而投名状实际上是入 伙证书,沙译作“入伙证”(Membership Certificate),就非常贴切。

  新到的配军要打一百杀威棒,赛译作“竹板重打”(ONE HUNDRED SEVER BLOWS WITH THE BAMBOO),最最要紧的“威”字没有译出,而“棒”却改成了 竹子,令人愕然。沙译为(SPIRIT BREAKING BLOWS)-杀威风神气的重打,神 韵俱在。又如“太岁头上动土”中的“太岁”因无对应的英文,又不能直译加注 解,所以只能意译。同样是意译,赛译为(POUCH TIGER‘S LITTER)让人不知 所云,而沙译为“老虎嘴边拔胡须”,显然更胜一踌。

  朱贵见了林冲,自我介绍说“江湖上俱叫小弟旱地忽律”,赛译为“强盗们 都叫我快腿信差”(THE ROBBERS CALL ME SPEEDY COURIER),将一个十分形象 的旱地鳄鱼自说自话改成了“快腿信差”,把江湖二字信手译成强盗;而沙译版 则为“AMONG THE FRATERNITY I WAS KNOWN AS THE DRYLAND CROCODILE)。 “江湖”虽然在中文里简单易懂,但译为外文却是极难。这只是一个虚的概念, 指的是一个有武有勇的一个流动的群体,英文中最好的对应词为中世纪崇尚义勇 的游侠们(GALLANT),沙博理在书中将此词译为“侠士同仁群体”或是“侠士 兄弟会”(GALLANT FRATERNITY),虽然在中国人看来不免觉得拗口,却是贴切 的翻译。赛在书中不假思索地将江湖简译为强盗,是把一个多少带点褒义的词完 全贬义化了,可以想象,如果一部译作中,译者在翻译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 轻率下笔,读者对整部作品的理解势必大打折扣。

  再譬如武松打虎这一节,武松来到景阳冈,远远见赛家杏黄酒旗上写道:

  “If you drink three cups of wine you will be unable to cross the mountain ridge.”(三碗不过冈)

  武松是个粗人,见了罗里罗嗦的长句就烦,再说见赛家筛酒用小杯子,忒也 妇人气。扭头一看,沙家酒旗上写:

  “Three bowls and you can't cross the ridge”(三碗不过冈)

  大碗筛酒,简洁明了,痛快!再说两家酒店都卖“透瓶香和出门倒”。赛店 老板娘说她家酒店的酒“the aroma penetrates the bottle, upon leaving the
door you will fall down”武松一想,香气咋能穿透瓶子,俺出门又咋会摔倒, 笑话嘛!进了沙家店,沙老板说他的酒“seeps through the bottle fragrance--
Collapse outside the door”,武松一听,仿佛闻到了一丝丝透过瓶盖冲出来的 酒香,又听说这酒喝下三碗后,出了门就会软成一滩泥瘫倒在地上,这样的酒才
够点力气,武松随即一拍桌子大声道:“沙家的,满满地筛上三碗与我吃!”看 看,要是同开酒店的话,赛家的客人肯定都跑到沙家了。

  瞬间三碗下肚,武松正吃得口滑,哪里肯住!就嚷嚷著要再来三碗,赛家店里,武松文绉绉地说道:

  “Don't talk nonsense,”said Wu Sung,“I won't cheat you. I'll pay
you, so bring me three more cups of wine.”(赛译)

  (原文为:休要胡说!没地不还你钱,再筛三碗来我吃!)

  武松的要求既礼貌又体贴,就差没说个(PLEASE:请再筛三碗来,谢谢!) 了。但是在沙家店里,武松原形毕露,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Poppycock! I am paying, aren't I? Pour me three more bowls。”
  (休要胡说!没地不还你钱,再筛三碗来我吃!)

  沙老在此处一连用了两个俚语,第一个显现了武松的急躁,第二个则显现了 武松的教育程度,使人物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而赛珍珠却是硬将个武松给折腾得
没有什么棱角了。

  《水浒》中除了大量的俚语外,还有许多是谐音和双关语,是翻译家最为头 疼的。一位叫NORTH的网友曾评论道:“好的翻译,好比对对子,作者出的是漂
亮的中文,译者对以地道的英文,文字不同,意思却要相合。看见巧妙的翻译, 如同欣赏绝妙的对联一样,也是极大的精神享受。”这是极有见地的说法。事实
上,一部译作的好坏,在某种程度上只要看一下译者对谐音和双关语的处理就可 管中窥豹。譬如说鲁达上山一节:

  鲁智深在五台山出家后,不学坐禅,选了中间的禅床倒头便睡,禅和子只得 叹气道“善哉!”鲁智深便道:“团鱼洒家也吃,甚么‘鳝哉’!”禅和子道:
“却是苦也!”鲁智深便道:“团鱼大腹,又肥甜了好吃,那得苦也?”此处的 “善哉鳝哉”为谐音,一般来说无法翻译,看下面的赛版,果然让人不知所云:

  “A priest exclaimed, "What a calamity!" Lu Ta shouted, "Even a  tortoise I shall eat; what calamity will there be?" The priest  replied, "Of course there will be a calamity." Lu Ta said, "A tortoise has a big belly, but the fat is sweet and nice to eat, so why should there be a calamity."

  再看沙版,鲁智深倒头便睡,禅和子叹气道:

  "Evil!" exclaimed the monk. "What is this talk about eels? It's turtles I like to eat." "Oh, bitter!" "There is nothing bitter about them. Turtle belly is fat and sweet. They make very good eating."

  沙老在此匠心独运,巧妙地用“罪”和“鳝鱼-鳗鱼”的英文谐音词和中文 的谐音词相对应,捧腹大笑之余,不免要为之拍案叫绝!类似的手段沙老还露过 一次,那就是当勾栏里的白秀英骂雷横时说甚么雷都头,只怕是驴筋头!沙老将 都头译成“CONSTABLE”,在英文中为小队步兵首领的意思,是对应的翻译,由 于驴筋头在英文中无对应的词,沙老用了

  “Did you say 'Constable' or 'constipated'?” (英文为“你说的是‘都头’还是‘便秘’?”)也是神韵俱佳的上上之作。

  其它一些赛本中相形见绌的地方还很多,再稍微举几个例子:

  高俅要痛打王进,众头领请情,高俅便说:“明日却和你理会!”赛版为 “I WILL SPEAK TO YOU TOMORROW。”王进听了,心中不免要松一口气,而沙老 却面目阴沉地说道:“I WILL SETTLE WITH YOU TOMORROW!”王进听了,心里 不免叫苦。

  引子里讲到京师大旱无雨,“天下各州府雪片也似申奏将来”,赛译为:

  "A flood of petitions inundated the capital like a heavy snow
  storm."

  既用“淹没”又用“大雪”,似为“BAD ENGLISH”,而沙译只用“THE COURT WAS SNOWED UNDER WITH PETITION FOR RELIEF”寥寥数字,既对应又贴切。

  镇关西强霸翠莲,鲁达听得郑大官人原来就是郑屠后道:“呸!俺只道是哪 个郑大官人,却原来是杀猪的郑屠!这个腌(月赞)泼才,投托着俺小种经略相 公门下做个肉铺户,却原来这等欺负人!”赛译里,鲁达跟武松一样由于所说语 言和本人形象不相称,个性全无:

  “Bah!I know that fellow, he was previously a butcher and is a
  filthy rascal. Sometime ago he asked my help in getting the vice
  governor here to permit him to open his shop and this is how he
  cheats people”

  沙版为:

  "Bah," said Lu Da contemptuously. "So Master Zheng is only
  Zheng the pig-sticker, the dirty rogue who runs a butcher shop
  under the patronage of Young General Zhong, our garrison commander.
  And he cheats and bullies too, does he?"

  在这里,“郑屠”的贬义及鲁达对他不屑一顾的神态得到了忠实的再现;英 文里的屠夫为中性词,沙老在此处改用一个在俚语中充满贬义的不屑的“PIG-
STICKER”,把鲁达的脾气,修养及性格生动地表现了出来。

  又譬如开头第一章在描述高俅时,原文写道:

  “这人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玩耍,亦故胡乱学些诗书辞赋;若论仁义礼智,行信忠良,却是不会。”

 赛译:

  He could play well on wood or string instruments, but was no good at poetry or literature. If there was a discussion of  benevolence, justice, propriety, wisdom or virtue he was unable  to take part.

  赛珍珠在此处竟将一个“若论”翻成“若是谈论仁义礼智,行信忠良,高俅 就插不上嘴了。”原句中的“胡乱学些诗书词赋”到了赛的笔下也成了“一点也 不好”。其实高俅本人当过好几年苏东坡的书童,这在王明清的《挥麈后录》里 有比较忠实的记载,高俅虽然后来发迹,显赫一时,但碰到苏家的人,还是“执 礼甚恭”,时常问寒问暖,倒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诗书词赋至少也是会一点, 这点在沙译中就很忠实,用了“LEARNED A BIT”“会一点儿”:

  In addition to his skill with weapons, Gao Qiu could play
  musical instruments and sing and dance. He also learned a bit
  about peotry and versifying. But when it came to virtue and
  proper behavior, he didn't know a thing."

  董将仕欲打发高俅回东京去,便假心假意地对高俅说:“小人家下萤火之光,照人不亮,日后恐误了足下。我转荐足下与小苏学士 处,久后也得个出身,足下意内如何?”

  赛译:

  Here we can offer you little help. I will however recommend
  you to a certain Mr. Su, who may assist you in cutting a fine
  career. What do you think of that?

  沙译:

  "The light of my household is too feeble," he said. "It would
  only be holding you back to keep you here. I'm turning you over
  to Su Junior, the Court Scholar. With him you'll be able to make
  a start. How does that sound?"

  施恩见了武松,拜倒说:“小弟久闻兄长大名,如雷灌耳,只恨云程阻隔, 不能相见。”

  "I have long heard of your name like a crash of thunder," said
  Shi En, "But unfortunately, we have ever been separated by
  impassable roads so that I couldn't meet you."

  前面的如雷灌耳译得不好还不去说它,赛译竟把云程阻隔译成道路不通!同 样一段话,在沙译本里为:

  Elder brother's fame has long thundered in my ears. I hated
  the long distance that separated us.

  这两种译文在质量上的差异已完全是学生跟大师之间的差异了。读了赛珍珠 的译本,会觉得赛不仅在对中文的理解上有问题,就连英文也不漂亮,冗长拖拉, 难怪当时美国的许多大作家对她的作品不屑一顾,福克纳曾说他宁愿不要诺贝尔 奖,也不原意和赛珍珠一起共为获奖者。当然,福克纳后来真的得奖后,这话就 不再提了。但是在众多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中,因本身写作水平而遭人垢病的, 她恐怕是唯一的一个。总的来说,读沙版的《水浒》,犹如品尝景阳冈上的“透 瓶香”,一开酒坛便芳香绕梁,经月不散,而赛本却象是一坛在酿制过程中出了
问题的败酒,一打开就倒了胃口。可以说,一个是“透瓶香”,一个则是“进门 倒”。

  赛珍珠从小在中国长大,对中国人民怀有深厚的感情,为了向西方介绍中国 文化,独自花了五年的时间将当时还没英译本的《水浒》费心译成了英文,这些 都难能可贵。但对于她的《水浒》译本,在有了更好更权威的沙译本的今天,我 们应该大声呼吁其“让贤”。《水浒》我国古典文学中的瑰宝,对我们这些爱其 如掌上明珠的“父母”们来说,总希望其能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现在外人面前, 而赛珍珠的翻译恰恰象是一件邋蹋的外套,穿在了孩子的身上,让人心痛不已。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免费的赛译版只会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教室里。为此,我
们应该努力制止这一版本的流传。中国向来有为“为贤者讳”的习惯,把她的译 本撤下也是表达对她的尊敬的一种方式。

  同样作为一个美国白人,沙博理先生从小在纽约长大,当过兵,学过法律, 也开业当过律师,但由于对当时美国社会现状的失望,只身带着几百美元来到了 上海。在那儿他认识了中国著名演员和作家凤子女士并成了夫妻。沙博理先生在 1963年的时候经周总理的批准加入了中国籍,现在的沙先生已是完全中国化了, 他在北京的老宅里天天打太极拳品龙井茶。文革期间沙老幸运地没有受到冲击, 他靠翻译《水浒》渡过了那个动荡的年代。有介绍说他曾想把《水浒》的译名改 为《水泊英雄》,但当初正好是碰到批《水浒》的时候,四人帮的手下没有同意,
认为梁山泊里不能算是英雄,沙老无奈之下,只得退而问《水泊亡命徒》怎么样? 亡命徒在中文里是无法无天的人,是个贬义词,但在英语里由于罗宾汉的故事的 影响,在人们的心目中却是个褒义词。这也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译名《OUTLAWS OF THE MARSH》。

  沙老的语言特色和他早年的律师学习生涯有极大的关系。律师也即绍兴师爷, 没有一手厉害的刀笔功夫绝对吃不了这碗饭,有时候当真是增一字能杀人于无形, 减一字便能放人一条生路。在语言用词上如此职业性的细斟慢酌使沙老常能在译 文中化腐朽为神奇。譬如在第二回中,鲁达和史进李忠正在兴头上,隔壁传来翠 莲父女的啼哭声,鲁达焦躁,便把碟儿碗儿都摔在楼板上,赛译里只是个平淡的 “TAKE”,而沙译里用了“SNATCH”一字,意思是不管谁的,劈手拿来就摔在地 上,形象地刻画出了鲁达焦躁时的样子。虽说是小小一字之差,但是用了
“TAKE”,就好象把《世说新语》中华歆见了金字后“捉而掷去之”里的“捉而” 去掉,那就趣味全无了。

  除了注重原文的神韵外,沙版的另一特点是忠实于原著,譬如说晁盖的绰号 为“托塔天王”,沙译为“移塔天王”(TOWER SHIFTING),非是沙老译不出托 字,而是将托译成(HOLDING)后,会让人英语读者摸不著头脑,晁盖诨名的出 处是因为晁盖曾将一座镇鬼的青石宝塔搬到了溪沟的这边,因此译作移塔天王”。 沙译的再一个特点就是对俚语的灵活运用。沙老在序里曾说译书应该要能让读者 “感觉-FEEL”到人物和情节,为此,他选择了在俚语和书面语之间走钢丝绳。 他自己感觉是铤而走险,但就最后的译本看来,这一着是极为成功的。沙老从小 在纽约长大,本人又当过律师,对形形色色的各阶层人的谈吐风格和用词了熟于 心,而这点,对在中国的一个美国神父家里长大并从小受严格教育的赛珍珠来说
是做不到的。这也是沙本有别于赛本的地方之一。沙本中的这种语言风格在唐牛 和严婆的一系列对骂中得到了最完整的体现。

  若硬要吹毛求疵,说沙版有什么不足之处,我认为沙版中对“快活林”、 “吃暴栗”和“休书”等翻译稍显有些不够到位。文中的“快活”多作动词用, 如到,某处快活快活,有纵情享乐的意思,赛译为“DELIGHTFUL FOREST”不通, 沙版中为“HAPPY GROVE”,比赛版好,但仍没能完全表达快活的词性, 如是翻 作“GROVE OF INDULGENCE”,意思是表达出来了,却成了介词结构的短语,不 合适,所以还是语言的对应关系。再譬如“吃暴栗”,中文的意思人人都知道, 是大人惩罚小孩时向上屈起了食指和中指以中间的指关节敲打小孩的脑壳。这是 中国人习以为常的一个传统,但西方人并无这一习惯,所以无法准确地翻译过去。 沙译为“POUND ON MY NOGGIN”,其中“NOGGIN”是口语中的脑壳的意思,和中 文的口语用法相对应,但“打”这个动作就无法翻译。再譬如说林冲发配前要休了老婆,沙译中的“ANNULMENT OF MARRIAGE”是双方平等的,男方和女方都可 将婚姻协议作废,而中文里的休书只是单向的,在那个时候只能男休女,而不能女休男。这些都是中文和英文之间的对应问题。沙老无法将其译到位,恐怕是没 有再好的选择了。

  轰轰烈烈一百回《水浒》,由沙老一字一句译成了既信又达且雅的英文。在 向西方介绍中国文化方面,沙博理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除了《水浒》外,他还
翻译了《新儿女英雄传》,《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及其它故事》,《中 国古代刑法及其案例故事》及《中国学者论述中国古代犹太人》等一大堆作品。
其中的《中国学者论述中国古代犹人》一书在国外反响极大。他在中国文学翻译 史上留下的是一座恐怕无人能超越的里程碑。多少年后,或许仍有人会想再翻译 《水浒》,但相信只要读了沙老的译本,就恐怕会象李白在黄鹤楼下见了崔颢的 绝句一样感叹道:

  “眼前有书译不得,沙老妙文已在先。”

附记:写在“透瓶香”和“进门倒”之后

    刚在上文里说过“眼前有书译不得,沙老妙文已在先”,就发现去年三月份 (2001年)出齐了一个一百二十回本的《水浒》英译本。相信读过沙译本的 读者都会认为沙本已经是个很难超越的版本,面对如此一个妙到巅毫的译本,居 然还有人敢动笔,想来定是有些能耐的。但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这个新译的版本 很成问题,首先是译者自说自话把全书分成了五个单本:

第一部 Broken Seals ( 翻译回中文的意思是--《破印》第1-22回)
第二部 Tiger Killer ( 《杀虎者》23-43)
第三部 The gathering company (《聚首》44-62)
第四部 Iron Ox (《铁牛》63-90)
第五部 The scattered Flock ( 《散伙》91-120)

自金圣叹把老版的水浒删改成七十回版后,后人多从这个七十回版,后三十回基 本上是狗尾续貂,一般的人都不会去读。沙博理在翻译后三十回时曾向读者指出 后三十回是个并不太受欢迎的续,前后的文学水准相差很大,因此在翻译时干脆 采取了简译,以保持梗概。而去年新出的译本则是由John Dent-Young 和Alex Dent-Young(据说是父子俩)翻译。关于这个一百二十回本,胡适在序里曾介绍 说是日本所藏的一个版本,前一百回和国内的百回本相同,后二十回基本上由《 征四寇》而来,意思不大,因此虽有这个版本,但从无人再翻版过。如今这对父子挖空心思找来这个版本,主要是想卖个“全”字,正如译本介绍中所说的那样, 这个新译的版本是第一次以全译本的方式向读者介绍这部中国名著。这么一来, 就有了炒作的本钱,对一些不明就理的西方出版社来说,既是新的,又是第一个 全译本,总归是好的,乐得推而广之;殊不知就连在中国,读过这个版本的人也 真的是屈指可数。在已经是狗尾续貂的百回本上再加二十回,犹如在原来的狗尾 上再续上一条狗尾,难免煞风景。这父子俩把好好一部有机的《水浒》硬生生割 开,并在每部前加上一个独立的标题,看上去几乎成了一部“忠义五部曲”!这 样的手段,恐怕连金圣叹先生再世,也要自叹费弗如。

    如此看来,其翻译的动机已是十分可疑,那么这父子俩的水平究竟如何?本 来因为手头没有这个版本,无法置评,好在现在的网络真是方便,稍花了点时间, 就从BN出版社的网页上找到了“二、三”两部的章回目录译文。不看不知道,一
看吓一跳,仅从这些目录上就可推断这个YOUNG 氏父子版一定是个惨不忍睹的译 本。如是用严复老先生定下的“信、达、雅”三条译文标准来衡量,这个版本连
一条都沾不上边。对于这样一个哗众取宠蒙骗老外的版本,实在不值得花太多的 时间去评论,这里扼要拣几个例子说一说,也算是对《水浒》三个英译本的一个 比较和总结。

    就这四十几回的章回目录的译文看来,这个新的版本有以下三个问题:

     一,对原书人名绰号的任意舍取和篡改
     二,对故事细节的篡改
     三,译文中用词多有不当

    当赛珍珠翻译《水浒》时,无前人可借鉴,因此她是新起炉灶。沙博理翻译 《水浒》时虽然可以借鉴,但由于他本人的功底要高出赛珍珠很多,所以是全部 推倒了重来,因此可以说是另起炉灶。到了YOUNG 氏父子,有了最权威的沙版在 先,已不存在任何疑难问题,因此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大量照抄沙版的
译文,二是超越沙版。就这些目录看来,显然谈不上什么超越,有些地方是照抄, 譬如行者,真人等翻译就是照抄沙版,“十字坡”在沙版为CROSSROADS RISE, 在新版为CROSSWAYS RISE,虽有小差,但明眼人还是可以从中看出个来龙去脉。
而有些地方为了避嫌,反而弄巧成拙,譬如说“景阳冈”,好好一个RIDGE放着 不抄,却弄出个JIN YANG PASS,景阳冈变成了景阳关或景阳道,反露出马脚。

    新版目录中除了照抄沙版的一些绰号,其余每一个绰号都存在任意舍取和篡 改问题,譬如说“浪里白条”,YOUNG 氏版(以下简称Y版)译为白鳝(WHITE EEL),简直不知是怎么想出来。白鳝虽叫白鳝,本身却是灰色的,有很多根本 就是浅黑色。张横练就一身雪花也似的白肉,在水中穿行犹如浪里白条,是故而 名。何九成了“HO 叔”(UNCLE HO),象是香港发音,但用香港的发音就此一 处,其余的都是用拼音,前后的参照标准不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以下是在目录中所能见到的绰号翻译:

     原文 Y 版

     两头蛇--(蛇-SNAKE)
     双尾蝎--(蝎-SCORPIN)
     锦豹子--(斑点-SPOTS)
     独火星--(红星-RED STAR)
     鼓上蚤--(跳蚤-THE FLEA)
     混江龙--(清水龙-WHITE WATER DRAGON)
     美髯公--(胡子-WHISKERS)
     母夜叉--(妖魔-ORGRESS)
     菜园子--(园丁-GARDENER)
     船火儿--(海盗-PIRATE)
     浪里白条-(白鳝-WHITE EEL)
     矮脚虎--(短臀-SHORT-ARSE)
     小旋风--(柴先生-MR.CHAI)

     ……

     除了对绰号的篡改外,Y 版对故事细节也有篡改,譬如“李逵独劈罗真人”: 说的李逵如何深夜潜入罗真人的禅房,手起一板斧劈开了罗真人的脑壳。在Y 版 中则成了“铁牛认定已把真人剁成了碎块--IRON OX BELIEVES HE’S CHOPPED THE SAGE INTOBITS”,可怜一个罗真人被砍开了脑壳后又被碎尸,如此翻译, 不知从何而来。Y版还对“铁牛”一词情有独钟,凡是碰到李逵或是黑旋风,一 律叫成铁牛。

     再譬如第三十四回的“小李广梁山射雁”,讲的是花荣为了显示高超的箭法,
一箭射中了雁头,在Y版中则成了(THE TAMER SHOOTS A GOOSE ON THE WING-
镇三山射中了鹅翅膀),据胡适介绍,这一百二十回版和的前一百回和一百回本
相同,沙版的百回版中译为(HUA RONG SHOOTS A WILD GOOSE ON MOUNT LIANG),
不知为何在Y版中,花荣却成了镇三山,而镇三山又去射中鹅翅膀,难道堂堂一 员武将射中了鹅翅膀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么?

     再譬如第二十八回的“施恩义夺快活林”,Y版译为(THE YOUNG MASTER’S OUSTED FROM HAPPY WOODS-小主人被赶出快活林),此时已是武松威镇平安寨之 时,而施恩也早已失去了快活林,因此才会好生款待武松,想让他去打蒋门神。

     除了篡改,Y版的另一个毛病是用词多有不当,譬如说第四十三回的“假李 逵翦径劫单身”,说的是李逵拣了条僻静小路回家接老娘上山同吃大块肉,林子 里碰到了假李逵,Y 版中译为(THE FALSE LI KUI ROBS TRAVELLERS ON THE HIGHWAY-假李逵在大路上抢劫行人)。英文中的HIGHWAY是BYWAY之对,就算是在
沙翁时代,指的也是至少可以骑马通车的大道,而假李逵翦径的是条僻静小道, 假李逵回到家后还对他老婆说守了半个月也不曾发得一个利市,可见此路行人之 稀少,要真是在HIGHWAY上做这个生意,假李逵恐怕早就发家致富了。

     孙二娘在十字坡卖人肉馒头,Y版则说是卖人肉馅饼(MEAT PIE);“淫妇药鸠武大郎”,Y 版为THE ADULTERESS POISONS HER OLD MAN,其中的OLD MAN 在俚语里既可作老头子(父亲),又可作丈夫,对不熟悉情节的读者来说,一看 标题,根本搞不清到底是把老父亲给放倒了呢还是自己的丈夫,而前一句的“王 婆计啜西门庆”里的西门庆也被翻成了THE NIB(俚语:显赫的人物),这样的用词,就连英文为母语的读者,乍一读到,也要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又譬如“浔 阳楼宋江题反诗”,Y 版为(SONG JIANG WRITE A POEM,HE SHOULD HAVE KNOWN BETTER-宋江写了一首诗,他本就该知道的。)清清楚楚一个REBELLIOUS POEM 放着不用,却要绕这么一弯,反尔弄得人不知所云。祝家庄译成了ZHU CASTLE。 CASTLE为城堡,对西方的读者来说,这城堡至少也是大公一级的人才能住的,小 小一个小庄子也成了城堡,令人匪夷所思。

    短短数百字的章回目录就能挑出那么多不顺眼之处,可见真正的译文的质量 了。象这样一个版本,本也不值得评,不过看了亚马逊和BN网页上有两个托儿在替这个版本叫好,实在忍不住说上几句,是为评。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