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赛珍珠不仅是驰誉世界的多产作家。杰出的国际社会慈善家,反对种族歧视、捍卫妇女儿童权益和世界和平的伟大战士,也可以说是洋人中的著名书法家。她不仅擅长小说、散文、诗歌、剧本的创作,而且能讲标准的中国“国语”(今称普通话),汉字也写得很漂亮,还能篆刻自己的名章,对中国书法有很高造诣。
  一、深厚的书学渊缘
  赛珍珠1892年出生美国,在襁褓中被带来中国清江浦(今江苏淮安市),在镇江度过孩童、少年学习汉语、学写汉字的宝贵时代。视传教为天职的父母对她学写汉字无疑起着决定性作用。父亲赛兆祥精通英语、德语、汉语、拉丁语、希伯来等语,他直接将古希腊语《新约全书》译成中文出版。因此,作为精通多种语言的学者型传教士,他深知世界文字按功能分为表音、表意两大类,而兼具象形、表意功能的古埃及圣书字、古巴比伦楔形文字、古克里特文字及古玛雅文字均已成博物馆珍品,也有的文字与象形文字分道扬镳,走上了字母文字的不归路。唯独有中国汉字,经历过从纯粹表意到既表意又表音,象形音味逐渐淡化、隐性化的过程,从未中断使用的古今汉字之间体现着明显的传承关系,汉字的表意象形实质始终存在。
  从纯乎表音的英、德、希伯来等文字看,无论将其字母如何变形、夸张与美饰,都只能是装饰层面的美化,一如汉字的美术体写法,无法表现书写者的个性、情趣和文字的内涵美,唯有中国汉字作为兼具表意象形实质的方块文字,独树一帜于世界文字之林,仍显示着中华民族数千年悠久历史的标志性独特价值。
  作为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书法艺术,历经篆、隶、楷,行、草等书体的变化发展,诸体风格多样,流派纷呈,历代名家辈出,碑帖如林。
  因此,赛兆祥认为“很早以前,在哲学国思想和宗教教义等方面的中国文明就已登峰造极”,“值得我们尊重”。他读写汉字兴趣盎然,热情洋溢。很多传教士对汉字苦于难读难写,而赛牧师却能从汉字结构与用笔诸方面时有领悟,不断提高,身心也为之愉悦。他在华传教50余年,使用汉字50余年。在家用毛笔,出门用“自来水笔”,写汉字已成为与中国人相同的习惯,即便短期返美休假,想到要事,“回到旅馆,他第一件事就是抽出一页纸来,用清清楚楚的正楷汉字写出来。”。赛兆样用毛笔译写《新约全书》,在中西合璧的牧师家庭里,创造了中国书法艺术的浓厚氛围。
  赛珍珠幼年在镇江读书期间,学汉语早于学英语,学写汉字也早于写英文。从小目睹父亲使用中国毛笔的书写习惯如此娴熟自然,颇感神奇而跃跃欲试。赛珍珠激发出一股学写汉字的强烈欲望。母亲也鼓励她从汉字中寻找和欣赏异民族文化之美。及至在镇江长到10一13岁,赛兆祥为她专门聘请秀才孔先生为家庭塾师。赛氏在自传中写道:“他是个宿儒,救我读书写字”始有日日临池的机缘。她“认真听课,刻苦学习,”按部就班,开始了传统的描红、摹仿、临帖的严格训练,临写镇江蒙童普遍使用的馆阁体字帖和其它楷书字帖,颇有兴味,打下了毛笔字书法的扎实基础。日后精通英文、中文兼及日,朝、印度、法文的赛珍珠也从比较中领悟到兼备表意象形功能的汉字的独特优势,因而终生热爱中国书法。
  笔者在赛氏就读和留下教泽的学校执教过,又在师范学校教过十年书法,故特别关注并鼓励洋人写汉字。记得有一位写汉字的美国青年学者李格尔先生(Mr Bob Riggle),仅有执教中国大学英语,与中国友人的短暂交往,并无接受书法培训的经历,却能用汉字给我写信,且能做到书写正确、整齐、清楚。有时也写英文。在急于与我磋商赛珍珠专题时,怕我阅读困难,翻检字典而耽误时间,还是大胆写汉字。其遣词造句,表情达意,颇具水准,无愧牛津大学研究生身份,唯书写尚显稚嫩,但认真之态可掬,其热爱中国书法使然。这与30年代初美国公开出版物上宣扬什么汉字“家”,就是“中国把猪放在屋檐下就成了‘家’,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前者信奉中西文化平等观,虔诚来华,虚心学习历史悠久的汉字,爱我中华精神感人;后者利用中西文化差异,大肆蛊惑、取悦视野狭隘、学识浅薄的西方读者,实为污辱性反华宣传。前年,还有一位美国外教小姐来访。汉语讲得挺标准、悦耳,但写“电话”二字,将“电”的竖折向左弯,竞写成“申”。可见洋人即便智商很高,因极少认写汉字,也难免出错,要提高书写水平,则更见难度。对比之下,赛珍珠酷爱中国文化,潜心学好写好汉字而日臻精熟,委实令人感佩与钦敬,并油然而生一种职业性亲近感。经多年探寻赛珍珠学书轨迹,不能不承认,在同类人群中,赛氏与中国书法艺术之间存在着独特而深厚的历史渊缘,是无法抹煞的。
  二、“三美”的钢笔书法作品
  赛珍珠离开镇江赴美接受西式教育后,汉字无缘再写,故其书法作品已基本失传。据悉,仅有两幅留世,今均收藏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威士林镇教会办的威士林学院图书馆。1992年4月,笔者最早的研究合作者徐和平先生从美国带来一批照片。其中,1942年3月赛珍珠所书支持中国抗战的讲演中文手稿,显得珍贵无比。其时,赛氏离华返美已八载,年届半百,停写30余年之后,竟能用汉字写对华讲演稿而一举成功,完全符合繁体汉字传统规范而无一例外。她将中国方块汉字写得如此老辣,如此大气,实在令人惊诧。无怪乎赛珍珠基金会原理事长格蕾丝•荪(Ms .Grace C• K •Sum)对她称羡不迭,崇拜至极,连我们有些中国字写不好的中国人也要为之赧颜,自愧弗如了。
  粗看赛氏的字,立即想到书法评论家、作家、教授李正峰先生对馆阁体书法的精辟评论:“清朝人写赵盂頫,写董其昌,规规矩矩,漂漂亮亮…….皇帝带头,万人摹仿,最后形成了陈陈相因的‘馆阁体’。‘馆阁体’并非一无是处,起码,它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实用的要求。看起来也比较顺眼,但作为艺术欣赏的对象就太乏味了。可是,在乾隆年间出了个名叫刘墉号为石庵的书法家,仍是‘馆阁体’,却秀出班行,卓尔不群,论者‘譬之以黄钟大吕之音,清庙明堂之器,推为一代书家之冠。”。
  赛氏的字,受启蒙字帖影响,当属清末风行的馆阁体,规规矩矩,方方正正。细着赛氏的字,也漂漂亮亮,堂堂皇皇,其线条美、结体美、章法美是显而易见的。
  其一,线条美。钢笔字的线条美,反映在点画形态及用笔节奏上,此幅作品第三、五行两个“我”,线条流利、挺拔,鲜明地表现出钢笔书法“硬”的特性。从点画看,点如坠石,撇如兰叶,钩如铁钉,笔笔分明,形态各异;从用笔看,下笔有轻有重,粗细得体,速度有疾有徐,行留结台,很有节奏感,由此使线条呈现出款款美姿。
  其二,结体美。钢笔字的结体,是按比例、匀称、平衡、对称、对比、照应等要求来造型的,故能符合美的规律。如“心”、“有”、“国”三字,造型各有特点:独体宇“心”形扁,上宽大、下窄小,心钩弯势自然,出勾利索,显得重心沉稳。点画间的形断意连,似一气呵成,生动有力。“有”,横画向右上取势写成长横,与略向左下撇出的斜结构,外框稍向左取弯势的竖画,与长短适度的横折钩,特别是稍向右取弯势的竖折,紧相呼应,加上封口,诸种比例适当,取位准确的笔画,形成有机的整体,显得卓然稳固,匀称美观。
  其三,章法美。整幅字篇幅不大,横竖成行,行距大于字距,章法整齐有序,自然贯气,多样而和谐,工整优美,如同颇具装饰性的图画;其气韵流动灵秀,又似极富趣味性的轻音乐小品。由此可见,称赛珍珠为洋人中不可多得的中国钢笔书法家,绝非过誉之词。
  还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中国人仍普遍使用毛笔。自来水笔虽已开始进口,却尚在宫廷当稀世珍品赏玩,老百姓根本无缘见此“洋玩艺儿”。美国乔治·派克(一说沃特曼)发明自来水笔,至全国普遍使用,已有百年历史。赛氏用钢笔写中国汉字,大胆尝试着表现中国毛笔书法神韵,其为时之早,也远远超过20世纪80年代方掀起钢笔书法热潮的中国人了。此弥足珍贵的资料,大有写入中国钢笔书法史的必要。这种名副其实的东西方文化交流之佳话,确实稀若星凤。
  三、独特的篆书名印
  赛珍珠对篆书情有独钟。秦篆是秦始皇统一六国的重要历史功绩。“书同文”,丞相李斯用篆字书写文告,政令畅通全国,篆书实用为隆重场合的官书。在赛珍珠心目中,篆字是古老中国的象征,是古雅的传统艺术。古往今来,一直显示有恒久旺盛的生命力,它也是中国人民的智慧结晶。
  1965年夏,台湾作家林海音前往造访。“到了费城德莱赛街)2019号,是一栋三层小楼房,大门的两扇玻璃门上,各用红漆写着很大的‘赛珍珠’三个中国篆字。”现在美国赛珍珠基金会办公楼迎面两扇玻璃人大门,“赛珍珠”三个中国篆体红漆大字,迄今保留近40年,就是赛珍珠生前根据自己的意愿设计制作的。这表达了赛珍珠对中国古代璀璨文化、悠久历史的崇敬与仰慕,这也是一种刻意的宣传、醒目的招徕。它让不同国家更多的朋友认识“赛珍珠”这中国化的名字以及赛珍珠所接受的高品位中国篆体书法,她压根儿不怕,其实也并不可能产生将其与“低贱”的赛金花联宗之嫌。相反,收到了弘扬中国古代优秀文化的预期实效。
  赛珍珠不仅将篆体名字写上公众出入常见的玻璃大门上,还在设计自己的墓碑时,“没有用英语记下她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在一个方框内用汉字(宜译“中国篆字”,笔者注)镌刻的‘赛珍珠’三个字。”。至于这方篆字名章出现在赛珍珠基金会公用信纸左下角。一直延用至今,也是她生前自己设计制作的。信纸上端左侧是赛氏亲切拥抱孤儿的简笔画,统长所标单位名称、详址,皆系英文,下墙横线下所标电话、传真,也系英文,居中居右。左侧则排列竖式椭圆名印,上书“赛珍珠”三个篆字。此种设计真是别出心裁,独特罕见,也可谓东西合璧,中美交融。
  笔者多年寻觅,搜集赛氏书文,得其印拓计3枚。一为阴刻,一为阳刻,皆为椭圆形。一为方形,阳刻。皆用篆体。所异者,方印书为“赛真珠”。三枚篆书,意态均从容劲健,气息醇雅,笔法深得中锋圆笔之妙,结体大方,厚重沉稳,秀逸和平。章法稳妥,用刀冲切结合,虚实相生,一任自然。对这种极富中国传统风格的篆刻艺术品,如无说明,读者一定认为出自中国铁笔高于,准会相信,是一位美国女作家之杰作呢?
  1933年深秋,专程前往赛氏南京居住的洋房造访的章伯雨先生亲见赛氏在会客室放置的印章。章氏“访问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这间精致的会客室,里边四周围的书架上和桌上摆满了很整齐的硬皮书籍,壁上挂着几幅中国画,一个靠在烛台下的桌上排列着一堆大的小的各种颜色的印章。”
  1938年之前几年,赛珍珠在大学执教期间,师从中国第二位宿儒龙墨乡先生,研究中国古文,合作翻译《水浒传》。龙先生或许也精于篆刻,不时予以指点,但大小各色印章是否皆为名章,是否为赛氏所刻,因无实录,只能猜度而不便臆断。
  至1996年,笔者友人孙威尔先生访美归来,始有赛氏自刻名章的肯定说法。
  在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帕卡西市青山农场的赛氏工作室内,“工作台旁边放着几件雕刻工具和一件未完成的木雕。写作之余,女作家喜欢搞搞雕刻,这是她的休息方式。”。孙先生引用展览上的说明文字告知,赛珍珠不仅善于在方寸印石上操刀,还喜爱摆弄刻刀工具将木头雕刻成艺术品,借以调剂紧张繁忙的文学创作生活。
  如追溯这种别致的休息方式的来源,读者不禁要问:赛氏何以醉心于自己名章的篆刻?赛氏深知,中国书法艺术不仅涵盖书法艺术,还包括篆刻艺术。中国自古就有玉玺、王印、官印和私印,而私印不仅一般文人有,即使普通百姓也有,因而成为中国人契约、条据、重要文书、书信等社会交往中所通用的特有标识。文人挥毫作书画,题款之后,必要钤盖私章。赛氏喜爱中国书画,观赏时也像中国书画鉴赏家一样,总要对印章仔细辨认,欣赏品味一番。赛氏热爱中国人民,也爱慕中国文人的儒雅。因而不仅理所当然地自备名章,还十分讲究篆字书写布局及篆刻艺术。嗣后,一直用此名章,既是最大限度弘扬中国书法艺术,也是永久地表达对中国人民的由衷感激。这是何等令人感动、何等伟大的中国情结啊!
  四、高雅的艺术鉴赏情趣
  1942年为促进建立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中共地下党员谢和赓和表演艺术家王莹受中共秘密派遣赴美。遵照周恩来、董必武指示“对美国一般群众中影响很大,声望很高,又在中国时间很长的文化界名人赛珍珠”“作为工作的重点对象”,结果,得到赛氏热情支持,取得出乎意料的巨大成功。
  “王莹从与赛珍珠交谈中,知道她很敬仰孙中山先生,很喜欢中国古代文化。”于是“商请谢和赓父亲,著名书法家谢顺慈用魏碑书体写了孙中山所敬仰的《礼运•大同篇》和宋代周敦颐的名篇《爱莲说》,赠给赛珍珠。”。
  赛珍珠接受这两幅书法作品时,喜笑颜开,视若珍宝。不久,她把《礼运•大同篇》用镶金边的木框挂在客厅里,把《爱莲说》挂在自己的工作室,还在下面都附上他们合译的英文,赛氏对谢和赓、王莹夫妇说:
  “这是你们赠送我的最珍贵的礼物,我将永远珍藏下去。在自己百年之后,把这幅字送给费城博物馆,永远保存下去,让它不仅成为我们之间友谊的见证,也将成为美中两国友谊的象征。”。
  赛珍珠将这两幅书法赠品视为最珍贵的礼物,是因为她挚爱那点画苍茫雄浑、结体宽博开放、气势淳厚沉雄的魏碑书法艺术,还因为她深知《礼运•大同篇》反映了中国古代“大同”思想,受到孙中山先生的景仰,又与美国人民反对独裁专制的观点完全相契合,她也谙《爱莲说》是宋代名儒周敦颐的脍炙人口的名篇。其赞莲“出淤泥而不染”的名句,表现了淡泊明志、洁身自好的高尚情操,也是古今中外文人雅士所追慕的清正品格。
  由此可见赛珍珠鉴赏书法艺术的高雅情趣。
  上述赛氏书法作品沉睡美国60载而重又面世中国,为赛珍珠专题研究开拓了艺术新领域。赛氏“中国故乡”情结的内涵也因之更充实,它还为外国人学中国书法提供了颇具鼓舞力的成功范例。同时,用西方传入的钢笔写中国汉字,作为洋为中用、中西结合的文化产物,向世界宣扬中国民族历史上最重要的文化现象和中华民族精神最基本的艺术表现形式,系赛氏首创,理应载入中国东西方文化交流史册和中国钢笔书法史册。在硬笔表现传统毛笔书法艺术方面,也有无可取代的研究价值和借鉴价值。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