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赛珍珠专题研究 >> 专栏文章选登 >> 赛珍珠与中国文化关系的研究资料小识


  知道赛珍珠的读者,都了解赛珍珠写了不少以中国为题材的长篇和短篇小说。这些作品对中国农村和城镇人民的生活及其变化作了细致的描写,对中国劳苦民众的朴实情感和顽强的生存意志表达了诚挚的敬意,对中国社会中的一些陈规陋习也作了披露和批评。与此同时,她还写了许多文章,作了不少演讲,向西方的读者和听众热情地介绍中国历史和文化。最为大家所知的,自然是她在1938年接受诺贝尔文学奖时所作的演讲。她在这篇题为《中国小说》的长篇演讲中指出,“中国小说对西方小说和西方小说家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演讲论述了中国小说的起源、发展、特征以及代表作品,解释了中国小说与中国文人和普通百姓的不同关系等等。她的这番演讲使当时还鲜为外国人所知的中国小说传统得以第一次昂首展示在西方乃至整个世界的文化殿堂。
  然而,这只是赛珍珠在公共场合所作的许许多多介绍中国文学和中国文化的演讲(或在大众媒体上发表类似文章)中的一次。据不太完整的统计,赛珍珠在这方面公开发表的讲话与文章,至少在40篇以上。只需看看下面信手列举的一些篇目便可以知道这位美国女作家在向西方读者介绍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国文化,沟通中西方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对话时的良苦用心和所做的工作:
  “中国之美”(Beauty in China),《论坛》(Forum),1924.3
  “中国人之情感”(The Emotiona Nature of the Chinese),《国民》(Nation),1926
  “中国的共产主义”(Communism in China),《国民》,1928
  “从中国小说看中国″(China in the Mirror of Her Fiction),《太平洋时事》(Pacific Affairs),1930.2
  “现代中国妇女的困境”(chinese women:Their Predicament in the China of Today),《太平洋时事》,1931.4
  “中国与华侨”(China and the Foreign Chinese),《耶鲁评论》(Yale Review),1931.21
  “中国老保姆”(O1d Chinese Nurse),《半月谈》(Fortnightly Review),1932.6
  “向西方解释中国”(Interpretation of China to the West),1933年3月13日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
  “中国与西方”(China and the West),1933年4月8日在费城的美国政治学院的演讲
  “隐而不露金色龙”(Hidden Is the Colden Dragon),《亚洲杂志》(Asia Magazine),1933.6
  “新爱国主义”(The New Patriotism),《中国评论》(The China Review),1934. 1—3
  “上海情景”(Shanghai Scene),《亚洲杂志》,1934.2
  “现代中国的原创精神”(The Creative Spirit in Modem China),《亚洲杂志》,1934.9-10
  “聪明的中国人”(The Wise Chinese),《半月谈》,1935.137
  “孙中山:生平与意义”(书评)(Sun Yat--sen:Life and Meaning),《亚洲杂志》,1935.1
  “东方与西方:我们真的不一样?”(East and West-Are We Different?),1935年7月8日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公众事务研究所的演讲
  “中国的平民百姓”(The Plain People of China),《亚洲杂志》,1941.7
  “战后的中国和美国”(Postwar china and the U.S.),《亚洲杂志》,1943.11
  “孙中山”(剧本)(Sun Yat--sen),《亚洲杂志》,1944,4
  “中国的疆土与人民”(The land and the People of China),1948年的一次公开演说
  这些文章和演讲说明了赛珍珠对中国的社会、历史和文化的方方面面有着相当全面的了解。其中不少是她长期观察、思考或研究的结晶,如《中国和西方》的演讲稿体现了她对中国和西方漫长的交往史,对中国的儒学传统以及中国现代发展史都作过比较深人的探究,有自己的心得,并把东西方的政治、哲学作了颇有意义的比较。
  但这里我主要想谈一下最近发现的一些与赛珍珠有关的资料。首先是她1930年发表在《金陵光》上的英文论文“中国早期小说的起源”(Sources of the Early Chinese Novel)。这里有必要对这份杂志本身作一些说明。《金陵光》是赛珍珠所任教的教会学校金陵大学从1909年起至1930年5月期间的大学学报名称。该学报在1927年下半年起曾因当时学校内外的政治氛围而停刊,至1930年才正式复刊。赛珍珠的这篇论文就发表在深受校方重视和广为读者关注的复刊第一期学报上。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先生在此期的序言中写道:
  吾校之刊行全陵光,创始于前清宣统元年,时国内风气犹属闭塞,出版品殊不多见而以发扬思想研究学术,如吾校之有金陵光者,殆廖若晨星。民国以来,国民思想猛进,刊物风起云涌,但亦随起随灭而已。惟吾校之金陵光(自1930年后,此刊又更名为“金陵学报”),历年刊行,未尝中辍,宗旨则一本于前,内容则力求改进,国内人士,相与称许,遂蔚成国内学术界重要之刊物,殊足为吾校光也。不幸自十七年后,遽行停刊,代之其它刊物,如周刊季报等,而以传播校闻,研究时事为主要目的,虽亦有其相当价值,但具有深长历史,及负有相当声誉之学术刊物,不宜长此停顿……今全陵光又重行於此矣,深愿主其事者,一本以前之精神,以发扬思想,研究学术为唯一之旨……。
  此段引文说明《金陵光》是一本学术性很强的刊物。它的英文名称为University of Nanking Magazine。时隔70余年后再读这份杂志,我们仍然觉得它很有意思,一方面是因为它所收的文章的内容,另一方面是它所采用的形式。就文章内容而言,学术涵盖面很广,既有探讨中国病根是政治体制还是文化,也有提倡婚姻制度改革实行一夫一妻制加伴婚制的论文,还有研究伏羡始画八卦之哲理,以及环保方面描述淮河之现状的文章。就杂志的形式来说也相当新鲜:它既有中文名称,又有英文名称,两种名称的使用跟我们现在通用的很不一样。该杂志有两个封面而无封底,从右翻到左的封面是中文封面,上面印着“金陵光”,由此往下读是中文论文。从左翻到有的封面是英文封面,上面印着University of Nanking Magazine,由此往下翻是用英文写的论文。杂志中的中文论文和英文论文,数量基本各占一半,中文132页,英文105页。不少中国教授也用英文写稿。杂志中间才是中英文的自然分界。另外,中英文两面由不同的学者作内容完全不同的序,而不是简单的翻译。
  我们知道,赛珍珠的文章大多发表在商业性刊物上,这篇长达18页投在金陵大学纯学术刊物上关于中国早期小说起源的文章,因此而具有特别的意义。文章显然是在赛珍珠作了大量和细致的研究和思考后写成的。这篇文章很可能是赛珍珠所写的第一篇关于中国小说史的文章,尽管同一年2月她还在《太平洋时事》杂志上发表了“从中国小说看中国”的文章。在那一期《金陵光》杂志的编者话中有这么一段话:“本刊稿件早经付梓,卒因印务一再迟误,假期又形迫不得不将篇幅范围缩小以期克日出版……。”由此可见,赛珍珠的这篇稿子的完稿时间可能跟1930年2月《太平洋时事》上的文章同时甚至更早些。
  这篇文章经过裁剪和部分修改,在第二年,即1931年的6月6日以《中国早期小说》为名发表在著名的《星期六文学评论》上。1932年年初,赛珍珠接受邀请去北京(北平〉的“华文学校”(Northern china Union Language School)作了三次学术报告,其中一次报告的内容就是“中国早期小说的起源”,此讲稿与在《金陵光》上发表的论文相比只是略有变更。此文跟她作的另一篇报告“东方、西方与小说”(East and West and the Novel)一起由华文学校和中国加利福尼亚学院基金会联合结集成册出版。此书对于了解赛珍珠的小说观和她对中国小说史的研究有着相当的价值。赛珍珠所发表的这一系列关于中国小说的文章最后便结晶成了她1938年斯德哥尔摩接受诺贝尔文学奖时所作的《中国小说》的报告。
  最近,美国洛杉矶附近的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Claremont Craduate University)发现了另一批新资料。其中部分是关于赛珍珠应华文学校校长威廉姆·培得士的邀请,到该校作学术报告的具体情况。培得士的大半生在中国度过,曾就读于金陵大学,并于1910年获硕士学位,之后他去北平创办了“华文学校”,为来中国的美国外交官、商人、传教士、军人等教授中国文化和汉语。培得士跟当时中国和美国的文化、教育界、政治、财经和军事界的许多头面人物过从甚密,其中包括梅兰芳、胡适、张伯苓、蒋梦麟、蒋介石、孔祥熙、冯玉祥、杨森、司徒雷登、史迪威尔等等。到华文学校作过演讲的除了赛珍珠以外,还有林语堂、胡适等,以及包括斯诺在内的几乎所有来到北平的美国专家、学者。胡适还在1942年被该校授予了荣誉博士,这成了他一生中获得的第36个博士学位。该华文学校培养的学生包括史迪威尔将军,汉学家富路德教授以及美国20世纪80年代驻华大使哈默先生等等。培得士校长后来把这所曾在中美关系史上有过重要影响的华文学校的20箱档案资料和他本人收藏的数千册中国古典书籍一起捐赠给了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这批资料长期被置放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而不为人知。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才被一位对中国教育很感兴趣的教授发现。经过三年多的整理,才理清了这一大堆资料的来龙去脉,对内容作了分类。凡需要查看或利用这些近代中美关系史上有着重要价值的资料者,可以跟该校教育学院的约翰·里根(JohnRegan)教授联系。
  赛珍珠在华文学校作了三场报告,两场与中国小说有关。作为培得士校长邀请的嘉宾,她在位于北平市中心的此校中,住了两个月。在此期间,她有机会会见了许多名人和朋友。当时中国被日军侵略,东北沦陷,中国内部正孕育着一场极大的政治风暴。作为首都的南京,正处风尖浪口之中。在南京教书的赛珍珠对时局有着很大的忧虑。在北平她与这些知名人士的结识与交谈,显然对她的思想和情绪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这明显表现在她这两个月中给美国朋友写的信件中。
  今年8月中旬南京大学、克莱蒙特研究生大学、以及赛珍珠母校伦道夫---梅肯女子学院的三位正校长在美国加州会晤,商讨联合出版这些新发现的与赛珍珠有关的资料,其中包括她在《金陵光》上的论文,她在华文学校的演讲稿及有关信件,以及现在保存在其母校、她在诺贝尔授奖典礼上她自己使用并被她划杠强调了的讲稿和其他材料。
  总之,对于为促进中国和西方人民的相互理解而作出了杰出贡献的赛珍珠的研究,正在我国和世界其它地方不断深人,也正在引起更多的人们的关注,这对于今天只能在文明对话和文明冲突之间作选择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个令人鼓舞的好消息。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