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11年前,在镇江参加赛珍珠文学创作讨论会,笔者曾谈及赛珍珠的价值取向问题。镇江专家建议写成文字,后因时间与资料有限而未能兑现。11年后再来镇江,参加这次赛珍珠学术讨论会,深感赛珍珠研究前进了一大步。

  一、了解赛珍珠人生经历和文化教养等方面的独特性.如同掌握了走进赛珍珠世界之大门的一把钥匙

  赛珍珠的价值取向何在,一言以蔽之,她介绍中国,让西方和全世界的读者了解中国,这是我们中国走向世界过程中所需要的。不过,要正确地认识和理解这一点,有必要首先认识和理解赛珍珠的生活经历和文化教育以及思想信仰等方面的实际情况及其独特之处。因为这些是赛珍珠毕生所作所为的基础和前提。把握住它,如同掌握了走进赛珍珠世界之大门的一把钥匙。赛珍珠的人生经历很有特点,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她出生在美国,但她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却是在中国镇江度过的。她的后半生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直至逝世。而她的前半生是在中国生活、学习和工作,足迹遍及长江两岸的城镇与乡村。她所受的教育也是多元的,中西兼有。在家庭教育中,如果说她所受西方教育的第一个老师是她的母亲的话,那她同时所受的中国教育的第一个老师就是中国王妈。她所受的学校教育也是脚踏中西两只船,大学教育在美国,而基础教育则在镇江与上海。在赛珍珠的思想信仰方面,她固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传教士的女儿,父母亲都是传教士,她本人也是个基督教徒。否则,她和她的家庭与我们中国的关系就成了另个样子。可她还有更为重要的方面。她在美国凭她在国外长期生活中所见所闻的切身体会,对外国传教士活动的方式方法及其效果很为反感,对教会当局不时地公开提出挑战,敢于触犯教职员旨教义的尊严和神圣,最终她毅然辞别教会。赛珍珠既是教徒,又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教养中成长起来的。在她生活圈子中的王妈和中国厨师,尤其是后来所请的家庭教师孔先生,教她死啃四书五经,严格要求。赛珍珠在文学方面的知识修养与写作技巧等,也是土洋并举,东西方兼有。她自小就是个狄更斯小说迷,狄更斯作品始终陪伴着她,从家庭到学校,从镇江到庐山避暑,从中国到美国,总是爱不释手。她对英美文学也是花过一番功夫的,否则她怎能在南京的金陵大学等3所大学担负起执教英美文学的重任呢。赛珍珠对中国小说的阅读与研究更是到了家的。她如饥似渴,孜孜以求,从中吸取营养,陶冶身心,成为创作中国特色小说的高手。1938年,她在瑞典学院诺贝尔文学奖授奖仪式上的演说题目就是《中国小说》,并且开宗明义地说,“我属于美国,但是恰恰是中国小说而不是美国小说决定了我在写作上的成就。我最早的小说知识,关于怎样叙述故事和怎样写故事,都是在中国学到的。今天不承认这点,在我来说就是忘恩负义。”至于赛珍珠所掌握的语言,更是汉英皆备,双语精通,称为“中国通”决非偶然。在她创作《大地》三部曲的同时,就完全独立地把《水浒传》翻译成英文本,并且取得成功。她又大胆试译《红楼梦》,终因其中诗词太多而抱憾却步。赛珍珠掌握汉英双语功底之深之精,是谁也不会置疑的。
  赛珍珠人生经历和所受教育以及思想信仰等方面中西结合特点的形成和成熟,不是从外面镀上去的,既不是西镀中,也不是中镀西,而是在长期不同生活环境中一步步铸就的。诚如她在自传中言,她是在中西两个世界的生活中成长起来的人,是一个具有复合型特点的人。

  二、赛珍珠介绍中国的一个重点是写中西文化交流与融合,我们走进赛珍珠世界并不会感到陌生

  生活决定文学创作,生活是创作的根据,创作是生活的反映,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赛珍珠的生活经历中西结合的独特性,也就决定了她的文学创作的独特性和独特价值。
  外国人写中国人生活,向西方作介绍并取得显著成就的,赛珍珠并非第一人。在她之前,为人所称道的,就有马可波罗和利玛窦。这两个都是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是位旅行家,他早在13世纪就来到中国旅游考察了20多年。回国后因故人狱,他在狱中口述在中国的见闻,由同狱友人笔录成书《马可·波罗游记》。利玛窦则是个天主教徒,他在16世纪来到中国传教,带来了不少西方先进的科技文化知识,而且主张把孔盂之道与天主教共存交融。他又自己动手用拉丁文注释四书五经,向西方介绍。这两位外国著名人士,在中国中外文化交流史上各占有其重要地位。他俩所作出的实际成就比之赛珍珠虽然各人所处时代不同,各有千秋,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赛珍珠比之前人有她更多更新的贡献。
  赛珍珠取材于中国生活的写作,其数量之大,质量之高,不仅前无古人,而且至今也未必有人所及。赛珍珠向西方介绍中国所采用的手段,或日媒介和载体,是语言文学艺术,是通过对中国生活的描述、结构故事和塑造人物形象来进行的。它具有了融知识性、思想性和审美性于一体的特性。赛珍珠众多作品中直接描写中西文化交流融合而富有个性特色的人物形象就有一大串、足以布成一条绚丽多姿、五光十色的人物画廊。先看她的代表作《大地》三部曲压轴卷《分家》中的王源这个人物。他是王门第三代的代表。他的思想根子深探地扎于祖辈的土地上,另一方面又追求进步,反对军阀,同情革命,乃至参加革命实践。在革命受到挫折时被迫出国求学。他怀着“农业救国。的理想,在美国大学攻读农业科学,努力掌握先进耕作技术,学成后又不为爱情和优裕生活所诱惑,毅然回归祖国,投身到改变贫穷落后面貌的实践中去。尽管王源思想有其明显的局限,但他踏上学习西方之路,把那里的先进科学技术知识拿过来,为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服务这个方向是对头的。王源这段学习西方的历程也正是当年中国部分先进知识青年的真实写照。在今天,我们国家拥有一大批对科技事业作出开创性贡献的老一辈科学家和学者教授不是大多有着像王源那样一段熠熠生辉的人生历程吗。
  如果说王源形象还展开得不够充分的话,那在另一部重要的长篇小说《同胞》中的回归派青年形象就丰满而生动得多了。《同胞》描写美国华侨梁文华博士一家两代人不同道路的故事。梁文华是由中国传统文化造就的知识分子。他在美国大学执教的宗旨是向西方宣讲中国文化。他身在美国却一刻也没有忘记祖国。他所生的4个儿女,虽然从取名到所受教育完全是西化的,但当儿女们学成后一个个被梁文华打发回国。大儿子詹姆斯和大女儿玛丽是自愿回国寻根的。继之,小儿子彼得和小女儿路易丝也被撵了回来。路易丝无法适应国内生活而重返美国。小彼得因参加革命被反动派暗杀身亡。真正扎下根来为祖国服务的是詹姆斯与玛丽。兄妹俩脚踏着同一条道路艰难跋涉,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他俩不愿意留在大城市北京,觉得在那里无异于在美国纽约,难以实现真正“为自己的人民做点事情”的宗旨。决定继续前进,到民间去,最终来到老家梁庄落户。先是在乡亲们支持下办了所小小的医疗诊所,后又扩建成一座像样的医院,大展宏图。兄妹俩在事业有成的同时又在当地娶嫁成婚,对象均是中国人,组建成中西结合的新型家庭。兄妹俩在这条道路上吃了不少苦头,但没有怨言,没有后悔,而是十分乐观,充满信心。詹姆斯对妹妹说:“我们已经结束了一个时代,正要开始一个新时代。我留在这里是为了未来,而不是为了过去。”在詹姆斯看来,结束了的是那个封闭落后,没有外来东西的旧时代,而开始到来的则是融合了西方先进因素的新时代。其实这里也寄托着作者赛珍珠的观点和看法。这尽管也有失偏颇,但其中的合理内核是淹没不了的。
  从王源到詹姆斯兄妹,同属于回归派的类型。这种社会现象在当年的中国远非普遍,只限于社会上层,但却是一种新生的有生命力的现象。此类现象半个多世纪以来日趋发展,特别是在最近的20多年来,国家实施改革开放政策,更是有着普遍化的趋势。随着经济上的全球化,对外文化交流全方位的展开,把孩了送出国门学习深造的家庭比比皆是,何止万千!王源、詹姆斯兄妹离开我们有半个世纪多了,但我们今天读着他们并不感到陌生,仿佛他们就在我们身边。由此,还会联想到当今我国出国求学潮的盛景,我们怎能不惊叹,赛珍珠当年站得高、看得远呢。她在生活中抓住了尚在萌芽状态的东西以大手笔描写,满腔热情地加以赞美,这正是她的可贵之处。
  《分家》、《同胞》中的王源和梁氏兄妹是以人物故事情节见长的,而赛珍珠另有一部长篇小说《群芳亭》中的吴太太和天主教徒安德鲁两个人物就不同了,重在写人物灵魂深处的思想碰撞和感情上的潜移默化。这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另一片艺术天地。人到中年的吴太太聪明能干而又美丽出俏。她把那个吴氏大家庭中复杂的人际关系与繁重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她的不幸在于得不到丈夫应有的爱情,这对已经具有独立意识的她来说是难以忍受的。在40岁生日那天,她果断采取行动,为丈夫纳妾,而她自己却搬进另外的庭院去单身独居。正当吴太太处于寂寞苦闷耐之际,意大利神父安德鲁向她走来。这位神父真诚善良而热情无私,博得了吴太太的好感,在交往相处中萌发了爱情。后来,神父在突发事故中不幸身亡,但他的精神却留给了吴太太,成为她的生活支柱。吴太太默默地沿着安德鲁的道路走下去,与人为善,多做好事,活得很有意义。吴太太与安德鲁从相识相认到相知相爱的心理历程足以显示,在中国女性心目中的外国男性并非只有凶狠和残暴;同样,在外国男性心目中的中国女性也决非只有保守落后,双方是可以走到一起的。赛珍珠年代的中外男女婚配现象尚不多见,吴太太与安德鲁的关系与其说是写实,不如说更多是在预测和想象。斯诺夫人海伦福斯特说得好:“赛珍珠走在我们时代前面,至少超越了四十年,而且继续走在前列。”“称她为美国奇人”。50年后的今日中国,中外文化交流之潮四处喷涌,地球变小了,天涯若比邻。中外青年男女终成伴侣者,已经屡见不鲜。在当下,阅读赛珍珠,向赛珍珠走去,感到既陌生又熟悉,相距不远。赛珍珠还活着,她正怀着友谊和热情
正向我们走来!

  三、赛珍珠艺术世界内涵丰誓,但它还拥有一片片未开垦的处女地等着我们去开发

  赛珍珠艺术世界不只价值独特,富有鲜明的现实感,而且内容广泛,丰富多元。赛珍珠研究在我国尚处开创期,就镇江两次讨论会所涉内容就颇为可观。对赛珍珠在中国生平事迹的考察与调研,是基础性的工程,无论在广度或深度上都尚待继续。对作家作品的研究是主体工程,论文数量众多是很正常的。从赛珍珠跳开去,采用比较文学方法下手的,就有赛珍珠《大地》三部曲与巴金的《激流》三部曲,有赛珍珠创作与狄更斯小说,有赛珍珠与另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吉卜林等等的比较研究。属于重大社会问题的就有:中国封建土地制、农民问题、妇女生活命运、军阀割据纷争、青年男女的苦闷与爱情、知识分子的走向与历史使命、中国革命的道路与前途,以及宗教信仰等等。在俗文化范围的更为具体,有婚嫁形态,饮食文化、住宅建筑样式、服饰文化,诸如此类。在赛珍珠研究开创期所涉的问题就如此众多广泛,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与拓展、研究课题必将与日俱增。赛珍珠艺术世界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已经有所显现,但还将拥有一片片未开垦的处女地,正等待着我们用大手笔去开发。这里可供借鉴的,有革命导师恩格斯和列宁对巴尔扎克与托尔斯泰的著名论断。恩格斯说他从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中学到的东西,比从当时法国所有的专门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的全部著作合拢起来所学到的还要多。列宁称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并且风趣地说:“把这位伟大艺术家的名字与他所显然没有了解,显然避开的革命联在一起,初看起来,也许显得是奇怪和勉强的,分明不能正确反映现象的东西,怎么叫它作镜子呢?然而,我们的革命是个异常复杂的现象。”列宁接着说,“如果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真正的伟大艺术家,那末他至少应当在自己的作品里反映出革命的某些本质的方面来。”。在这里,笔者无意把赛珍珠与巴尔扎克和托尔斯泰相提并列论,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三位均属伟大的现实主义语言艺术家。赛珍珠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中所涉及的问题,属于社会历史的、军事的,经济的,政治的、人类学等的问题肯定不少,属于文学艺术与文化方面的研究课题更多。人们完全可以多角度多层次地加以开挖与研究。赛珍珠在中国时熟知庐山,不料她后来也似成了一座庐山。宋代大诗人苏轼写庐山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四、以西方接受理论评估赛珍珠的价值,她给我们带来了一批批的外国友人,有助于我们朋友遍天下

  对赛珍珠在促进中外文化交流方面的独特价值,我们还可以用西方的接受理论的角度加以理解与评估。20世纪的西方文艺理论流派纷呈,花样百出。你刚唱罢我登台,各领风骚若干年。就其大体而言,前期各派在作家作品上各取自己的角度大做文章。到了60年代后,叉兴起了接受理论,先在德国提出,随后风靡欧美文坛。这种理论一反它之前重在作家作品研究的诸多流派,而提出从读者接受的新角度展开研究。在他们看来,整个文学活动过程是由从作家作品到读者阅读鉴赏两个阶段构成的。如果作品不被读者所接受,长年地高置于书架,无人问津,就如同一堆废纸,没有任何意义,更谈不上有什么价值。他们又主张两种文本说,第一文本是作家作品,其意义与价值是潜在的。第二文本指读者阅读过程中根据自己的体会与联想进行了再创造,其内容更丰富更鲜活。潜在于第一文本中的作品价值也就释放和体现出来了。这是文学活动中更为重要的过程。这种理论的偏颇处且不说它,我们取其重视读者阅读效应研究的合理部分,不难看出它与我们的革命文艺理论重视文艺创作的社会责任心与社会效果,两者是有着共同之处的。
  接受理论把接受活动的形态区分为社会接受和个人接受两种。社会接受包括作家作品的出版、翻译和评论等活动。对赛珍珠这方面的接受活动要作出精确统计是不可能的,也没有这个必要。这里且提供一些数据和实例,管窥蠡测,略知其概。先看赛珍珠的作品数与出版翻译情况。据研究专家刘龙同志统计,赛珍珠一生共写116本书(书名略),其中小说50部。译作和诗集各l部,剧本有8个,人物传记有6个,散文集有26册,儿童读物为22册,另有编著2本。《大地》出版后,在美国文坛引起轰动,连续两年列为畅销小说榜首。重印多次,销售量达数百万册。同时改编成剧本上演,又拍成电影并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群芳亭》1 946年出版,首版的畅销量达20万册,被《每周新闻》评为“技巧出色,行文优美,是一部有分量,有风味的好小说。”《同胞》先由《女士家庭》杂志连载,续完后两个月正式出版,并被美国每月图书协会指定为一部“主选作品”。
  赛珍珠作品在我国翻译出版之盛景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大地》1931年在美国出版的当年就被中国译者拿来着手翻译。1932年1月1日开始在中国最有影响的《东方杂志》连载。待续之时就有译界名人伍蠡甫在黎明书局最早推出《福地述译》和《儿子们》的单行本。在那10年中,《大地》中译本就多达8种,其中胡仲持所译由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的译本共再版了12次。在这期间,《儿子们》有4种译本,《分家》也有3种。而《爱国者》据巴金说,当时有那么多的文化人抢着翻译,译本多达5种或9种。解放以后由于种种原因“赛珍珠热”骤然降温到了冰冻的地步。直至80年代后期又重新热了起来。1991年著名学者王元化先生给镇江首次赛珍珠文学创作讨论会发来具有指导意义的题词,他明确认定赛珍珠是“中美文化交流之友”。1998年漓江出版社一举推出赛珍珠的新译本近lO种。据悉,《大地》三部曲还将由上海译文出版社重新推出。
  赛珍珠作品共被翻译成近百种文字,读者群遍布全球。《大地》出版后在德国流行的译本达8种。赛珍珠在北欧也是最受欢迎的美国作家。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统计数字表明:《大地》是被翻译最多的文学作品之一。
  赛珍珠作品的个人接受即阅读效果又将怎样呢?这里不妨举出若干实例。王逢振先生在《大地》新译本前言中说到,1986年他在美国两所大学图书馆作过调查,从1980年至1986年,平均每年有7人次借阅《大地》,在小说借阅中位居中游。王先生又碰见过,1985年在北京饭店看望一位美国友人时,友人之妻问他有没有读过《大地》,被告知正在重新翻译时,她更为高兴地说、她对“中国的兴趣就是从读那本小说开始的”,那“是上大学时读的,从那以后,我非常注意中国的文化,而且一直想到中国来,直到最近才实现了我的愿望。”她又说,“我和我的许多朋友都喜欢读她的作品。”这位美国女士从事着商业工作,属于中产阶级,在美国读者中具有一定代表性。在美国社会上层也颇为相似。1998年美国前总统布什来华访问期间,在南京大学参观赛珍珠故居时曾对陪同人员说:“我当初对中国的了解,以至后来对中国产生爱慕之情,就是受了赛珍珠的影响,是从读她的小说开始的。”基于同样的情况,美国另一位前总统尼克松,在1973年赛珍珠逝世的悼词中,称她是“一座沟通东西方文明的人桥”。赛珍珠阐述中国的文学作品,在社会接受和个人接受上达到了如此深广而又有实效的地步,这连赛珍珠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五、有争议是件好事,我们要历史地全面地对待赛珍珠,更要抓住其中具有现实意义的部分深加研究

  赛珍珠又是一位有争议的作家。她在美国文坛曾有巨大影响。1932年因《大地》而获普利策奖。193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更是享誉全球。1941年任美国文艺学术院委员,1951年出任美国作家协会主席。但是,赛珍珠在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却相当的低。在具有权威性的史著中根本没有提及,有的史著提及她时也只有寥寥数语。在这些史著作者看来,赛珍珠只是一位通俗文学作家,进不了高雅文学之殿堂。赛珍珠在我国评论界的地位更是大起大落。在赛珍珠热第一波的30年代,对《大地》等嗤之以鼻者大有人在。鲁迅先生的评价也不高,说她写中国生活“不过一点浮面的情形”,不能“留下一个真相”。茅盾也认为她写的是对中国农民形象的歪曲。巴金认为在《爱国者》中“到处都是对我们这次抗战的有意或无意的误解”,是“一本虚伪的书”。在四五十年代,苏联学人谢尔盖耶娃说《同胞》中“有一种巨大的缺陷,这就是她企图抹煞正在现代中国发生着的、巨大的、政治的和社会的变迁。”又说赛珍珠并“不是一个有进步思想的人”。1950年第2卷《文艺报》全文译载此文,显然也是倾向于此的。在中国处在史无前例的非正常年代里,赛珍珠更是倒霉到了极点,被斥为“反动文人”、“美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急先锋”。赛珍珠热的第二波是从80年代中后期才开始的。
  赛珍珠也是一个人,不是神。她不能统览全球,洞察一切。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赛珍珠在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中难免有失误和犯错误,这也是她所作所为的一部分,完全毋庸掩饰。对她这样那样的失误和错误完全可以提出批评,当然不是断章取义,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地无限上纲。我们对她不只要分清是非,区别正确与不正确,还要辨明主次,分清主流与非主流,就其作品要看主要的倾向怎样。
  赛珍珠作古30年了,已经是一个历史人物,她所写的中国生活也属于逝去的时代。我们只能历史地看待她与她的作品。她所犯的错误要看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主客观原因何在。错误也有真假之别。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有些东西在当时看来非常正确,被奉为典范和真理,但实践证明它并不正确,竟是一种迷信和错误。反之亦然,原来被认为是错误的,其实并不是这样,后来证明它是正确的,甚至应当给以很高的评价。对赛珍珠正确的东西也要给以历史的评价,我们不能把别人或后人做到的东西去苛求于她,而是把她与她的前人相比进行具体分析,看她在前人的基础上又增添了哪些新东西新贡献,给以历史的地位。我们不能割断历史,妄加判断。
  我们更要立足当前,用世界的眼光,把赛珍珠“请”到当前来,视其拥有什么,哪些东西是我们时代所需要的,可以为我所用。我们再也不做那种急功近利的蠢事,但我们又是革命功利主义者,奉行鲁迅先生所说的“拿来主义”是不会错的。看看赛珍珠当年做了些什么,又是怎样做的,给我们以何种启迪,今天我们又应该怎样踏着她走过的道路继续前进,作出自己的新作为新贡献来。赛珍珠当年没有做到或做得尚不完善的事,我们应该继续做下去,让历史在我们手中延伸和发展!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