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耶稣教自道光季年(1850年)渐人中国。同冶初(1862年),渐人丹徒。·”光绪九年(1883年),美(长老会)牧师戴维思。吴板桥、司徒尔二人创有西门、南门、姚一湾传教所三处,润州中学·所一乡间则大路、宝堰、新丰设传教所、两所小学四处。”(《续丹徒县志》卷九) 润州中学创办于1883年,它位于润州山上。润州山“位于中山西路中段北侧”,“该山西与登云山(见登云寓所)、北与风车山相望。现该校校址安在,但校舍无迹可寻。

1914年,长老会在登云山上为包志敦、赛兆祥两位牧师分别盖了两层小楼房。赛珍珠一家生活多年的院子赠寓润州中学,原居住的老平房被推平,在上面新建了一座二层宿舍楼,用作润州中学教师住所。同时,新建了教学楼。四周还砌了围墙。此时润州中学校舍,设备已初具规模。系基督教长老会陆续利用美国募捐建立起来的。从山南进校门,稍西为大操场、篮球场、垒球场、单杠、秋千等体育设备。再往西,为学生厕所。东有足球场,足球场之南,为最早的十间两层教学楼。楼下为教室,晚上兼做自修室,楼上为师生宿舍。新建二层宿舍楼落成,教师即迁入。足球场之北为一座较好的假四层楼建筑,因傍山而建,底层已在球场地平面之下,为学生饭堂及储藏室。与球场齐平的第二层为大礼堂(晚做自修室)及教务,车务、会计等办公室。三楼及假四层为师生宿舍;由大礼堂西侧拾级而下,亦即饭堂之西,沿坡建有大厨房及屋群,作教工宿舍及学生小卖部之用。再沿大厨房下北山麓,是错落有致的数幢房屋,为部分教师与高年级学生宿舍、学生浴室等。大操场之东南,西南两角,各有小型花园及两层楼住家宿舍一幢,东为牧师潘X X教师、西为学监(后改称副校长)秦国彦老师及其家属住所。大操场之东有围墙隔开,内建有假三层花园洋房一座,供校长夫妇及西籍教师居住。

当时全校教师不足30人,无专职职员,均由教师兼任学监、舍监。会计,庶务等。历任校长XXX,包志敦、聂嘉森, 卜雅阁、法毅尔等均美籍,由长老会委派。美籍教师3-5人,授英文,音乐等科;华人教师,大致又可分两类:一是教宗教学及英算理化的均由教会高校毕业而来。各学监兼数理老师秦国彦、牧师兼教宗教学的潘老师、舍监兼教数理化的老师张俸斋均毕业于山东齐鲁大学;英文老师杨万勋(金陵大学毕业)、张鳌,田先钺(之江大学毕业)、陈钺等,他们因来自教会学校,宗教色彩较浓;另一类教国文、史地的,都是本地较有名气的前清秀才、廪生,如钱绍庭、赵秋田、吴庭、严功甫等都为镇江人土所熟知。特别是钱绍庭,曾于民国初担任过丹徒县城厢市公所总董,颇有声望。这类教师虽也受过基督教洗礼,但并不虔诚,而是宣扬孔孟之道,封建色彩较浓。因而可以说,润州中学的思想教育,是基督教义与儒家礼教相结合的教育。教师中也有极个别的不属上述两种的,如教地理、图画、体育、又曾编印《江苏省会辑要》的教师贾子彝,后短期教授国文课的刘乾初老师(其女刘松林为毛岸英夫人)则和蔼可亲。特别是刘乾初,引导学生接触新书新文化;给学生带来一阵清新的春风。突破了润中闭塞、僵硬的教育格局。他短期任教离润中后参加北伐,加入共产党先后任福建省委和山东省委书记,1931年牺牲。润州中学虽因1929年长老会漠视国民政府教育部关于教会等学校一律登记之规定,为自动解体,后也无踪迹可寻,但她却因培养出许多名流而长存,如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在校学名李晋祥)、著名学者、作家叶灵凤(原名叶韫璞),香料权威熊祁源、中正大学校长马文涣、台湾国民党前经济部长赵耀东(其父赵棣华曾任交通银行总经理)、全国面粉大王、造船大王杨管北(在润中名杨瑞祥)、香港知名记者、作家卜少夫(学名卜宝南)、著名物理学家束星北等都毕业于润中。

1914年开始,赛珍珠在润州中学任教,而1915、1916年系赛珍珠在润州中学执教的主要时期。她以其22-25岁的芳龄教20岁左右已婚乃至早生子女的男性学生。当时执行旧制为七年,中学六年预科一年,后改六年。中学六年,相当于高等小学的预科两年。中学高年级有高班、中班,低班之分。赛珍珠任教的高班,又分甲,乙班。 甲班学生有陈开宪、王彦如、朱继昌、郎法华、陶X X等6-7人,乙班有尹文驹、祝恩生、杨管北等4人。甲班学生全部考取杭州之江大学,乙班学生则都被南京金陵大学录取。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化学系前系主任戴安邦先生与上海金融界名流徐国懋先生均曾在润州中学毕业,预科一年、中学六年,1912-1919年,七年期间,正逢赛珍珠在润州中学执教英文。徐国懋先生清晰地记得赛先生比他大10岁。他们均甚佩服赛先生的才华,那两个班学生英语成绩普遍好,为他们留学成才创造了基本条件,这不能不归功于付出辛劳、又讲究教学艺术的赛先生。戴安邦对赛先生及美国其他先生,尤其怀着深深的眷恋与由衷的感激。·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政协常委、原金城银行总经理徐国懋先生与南京师大教育系李美云教授(崇实女中1920届毕业,赛氏学生)留学美国、分获金融学博士、营养学博士,也曾分别拜访过赛先生,目睹赛珍珠用英文打字机勤奋创作的情景、受到莫大的鼓舞。由于润州中学系基督教长老会所办,赛氏一家又长期居住在校园里,赛珍珠在这里生活,长大,可算校园、家庭二位一体。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怀有亲切深厚的感情。她怀着敬仰与钦慕,目睹园丁皮肤无分白与黄,个个均克尽职守,诲人不倦,悉心哺育幼苗成长。她怀着新奇与遐想,目送一批批青年从这里踏上社会或高校深造之路。因此,1914年,赛珍珠自海外学成归来, 自觉能向中国学生传授刚学到的知识,甚合兴趣,实在是久已神往之事。教书、并能增加一份收入,对病中母亲陡增开支的经济急需也不无小补,还能与学生促膝而谈。这样既教了英语,解决了学生的难题,又帮助自己解开若干中国问题之谜。令青年赛珍珠兴奋、满足,令病中赛母倍感慰藉。 1954年,年逾花甲的赛珍珠在自传《我的几个世界》中还深情地回忆这段生活:“我对在这儿教书有广泛的兴趣,因为我的学生不是儿童。他们是高年级学生,比同年龄的西方男孩子更成熟。许多男生已结过婚,有的还有了孩子。我把他们当作大人,尽管我自己比他们大不了多少。我的任务是教他们英语,我就他们感兴趣又有一定难度的问题用英语说话。他们教给我的远比我教给他们的多。”

【来源】

《赛珍珠》(刘龙、王玉国编,黄山书社出版)

《赛珍珠研究》(刘龙主编,云南人民出版社)

《赛珍珠纪念文集》(吉林文史出版社)以及相关报道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