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赛珍珠再次回到镇江,是因为母亲病危。1921年10月19日,赛珍珠的母亲在镇去世。赛珍珠和父亲、妹妹将母亲安葬在镇江的白人公墓。

她在《我的几个世界》中写道:“1921年10月的一个阴暗的下午,护士告诉我父亲和我们姐妹俩,我母亲快不行了。我让父亲和妹妹到母亲卧室去,我一人站在客厅里,凝视着窗外的景色,泪水夺眶而出。终于我父亲开门出来了,他用一种出奇的平静的语调告诉我:”你母亲去了。”然后他迈着疲倦的步子下楼回到他的书房。我妹妹也跟着他走出来。过了一天,我们为母亲举行了葬礼。那是一个灰蒙蒙的秋日,下着小雨。送葬的队伍走下了山,穿过山谷来到了一个围着围墙的外国白人墓地。过去,我母亲和我常带着鲜花来这儿看望我死去的小弟弟的坟墓,他已经埋在这儿多年。现在我们把母亲安葬在这里了,我稍稍感到安慰的是我们在这个公墓的一角为母亲找到一个僻静的安身之处。” 赛珍珠对母亲坟墓时时惦念。返美后,因不能前来祭奠,总觉怅然不已。

1954年11月,王莹、谢和赓伉俪返中国前夕,赛珍珠郑重托付王莹,代她向葬在中国的父母上坟,并请王莹将墓地的地理位置、具体方位、特征都详细地记上本子,赛珍珠母亲安葬的白人公墓,在镇江云台山麓的京畿路北侧牛皮坡。

云台山,位于镇江市区西北。景色清幽。登山环顾,三山雄峙,一江横陈,南郊迭翠,尽收眼底。宋朝苏东坡曾希望借云台山一片松林卜居。他在诗中说:“蒜山(即云台山)本有闲田地,招此无家一房客”。 云台山前峰向北伸到江边,为市区西郊屏障,相传诸葛亮,周瑜曾在此山上商讨怎样迎击曹操,两人手掌中各写一“火”字,相视而笑,然后定下火烧赤壁之计,云台山又称“算山”。唐朝陆龟蒙作《算山诗》:“水绕苍山固护来,当年盘踞实雄才。周郎计策清宵定,曹氏楼船白昼灰。”就是指的此事。为纪念辛亥革命先烈赵伯先,镇江人士于1926年至1931年在云台山南麓建造了“伯先公园”。 云台山东麓有于t889年建造的英国领事馆(现为市博物馆所在地)。义和团运动时,赛珍珠曾随保姆避于此。

牛皮坡处于云台山北麓西侧,这里山峰兀立,巅端开平。此处作为白人公墓,到1921年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这里曾埋葬着三个国籍不明的水手,他们共同的墓碑上还有六行诗句。这里有许多坟墓,其中有很多是分娩时死去的白人妇女,有很多是白人儿童和婴儿,还埋葬着一个著名的英国传教士,他的墓穴地点很好,又最高,周围是他3个妻子和许多孩子的墓地环绕着他。赛珍珠在办完母亲的丧事后,说服父亲,放弃镇江的家,一起去南京居住。临行前,她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再次眺望她居住18年之久,哺育了她的故乡——美丽的古城镇江:“站在山头可以鸟瞰北面大江和整个市容。那灰瓦衔接的屋顶,就像鱼背的鳞片一样,一片紧挨着一片,覆盖着整个城市。南面则是海拔不高的群山,还有那花园似的山谷和竹林。”

为了纪念她的母亲,在南京她写成了她的第一本书——《放逐》。为了纪念自己在镇江的多年的生活历史,她在离镇前开始了长篇小说《东风·西风》的创作。赛珍珠从1922年后在南京居住,一边从事教学,一边从事写作。“在这儿,我生活的一部分是在金陵大学,东南大学和后来的中央大学教书,教授英国文学。我住在南京的一所旧砖瓦房里,房子四周是一座我喜欢的大花园,在哪里我种树栽花。我丈夫培植蔬菜。我们在花园里工作,夏天在这里进餐,朋友们带着孩子同我们一起在这里游憩。” 赛珍珠最后一次离开中国是1935年。镇江生活的18年,对赛珍珠日后文学成绩的取得和跻入世界文学名人行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22年,赛珍珠离镇迁宁后,开始了她人生的高潮。“这一年是1922年,我整整30岁。这是我人生高潮的开始。”这一年的夏天,赛珍珠带着孩子和妹妹一块去庐山牯岭避暑。一天下午,往事又在脑海中翻腾,她对面前的人坚定地说:“从今天起我将正式开始写作,我终于为此作好了准备。”从此,她开始了写作的生涯。

【来源】

《赛珍珠》(刘龙、王玉国编,黄山书社出版)

《赛珍珠研究》(刘龙主编,云南人民出版社)

《赛珍珠纪念文集》(吉林文史出版社)以及相关报道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