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辛亥革命之后,仿佛就在突然之间一些当初坚决反清的人物就失去了方向,以皇帝为代表的满洲统治者被推翻了,下一步就不知道应该干什么了,因此这才酿成了后来的军阀混战,尽管这不是其唯一的原因,至少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地处中国东南沿海的那些手握重兵的各色人物更是如此,当那些大军阀们在忙着相互攻伐的时候,他们却可以隔岸观火,而这也使其更加的迷惘,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赛珍珠在1914年冬回到镇江,她感到“1914年是不寻常的,一些重大事件都发生在这一年”。(129页)

赛珍珠利用《大地》的续篇《儿子》(也就是《大地三部曲》的二部曲),塑造了一个后辛亥时代的人物——王虎。他《大地》男主角王龙的三儿子,名王三,从小沉默寡言,性格内向,执著顽强。父亲王龙本打算让三儿子留在家里种田,守住家业。但王三渴望知识,大哥谙其心意,劝说父亲让他读书。后忿而出走,投奔南方军阀。又因上司无所作为,单独拉出队伍,另辟地盘,成为占据一方的军阀,人称“王老虎”。小说显示了的王虎的发展历程:由沉默少语的少年,而为执著追求理想的青年,再为率部反叛的将领,继为矛盾郁闷的小军阀,又为手段圆滑老练、搜刮百姓的一方霸主,最终“英雄末路”,成为被新时代抛弃的历史垃圾。

 

就笔者阅读的感受而言,王虎的重要特征是背叛,他背叛了类似其父的老司令,部下鹰又背叛了他;王虎因其父纳他所爱的婢女梨花为妾背叛了父亲王龙,王源又因王虎的残暴背叛了王虎……背叛,几乎成了王虎 “事业”和命运中无可逃避的定数。这使我想起了身边的一个复杂人物——徐老虎。 笔者从小生活于扬州、镇江一带,上小学时就听到祖辈讲述过徐老虎的故事,蓦然回首,发现他的生活时代、生平传奇与《大地三部曲》王虎有几分相似。

徐老虎,即徐宝山,如是清末民初淮扬镇地区大名鼎鼎的“徐老虎”——徐宝山。 他加入帮派,后自立山头,有人称其为上海第一大帮——青帮的鼻祖;他是大盐枭,以至于沿江八百里,无一口岸没有他运销的私盐;他体恤民众疾苦,经常赈济百姓,是名震一方的大善人;民国年间,他支持革命党人,在攻克南京战役中立下大功;袁世凯复辟后,他又见风使舵,转而镇压革命党人,随后被革命党人设计炸死。笔者发现王虎形象与徐老虎行状气质神近貌合:都是老三,都是绰号老虎,都是从一无所有的流氓无产者发展到盘踞一方的一代枭雄,最终到英雄末路;都是既坚忍不拔、慷慨侠义,又野心勃勃、圆滑老练的市井人物;都是出生草莽,却又传奇式的江淮军阀,在周边老百姓中有不俗口碑。而且作为成长与赛家附近的徐老虎,与赛珍珠的信息接受圈。 基督教长老会编印的《在华50年——关于中国历史状况及基督教长老会1867年至今在中国传教的报告),对镇江介绍颇多一位名叫徐宝山(Chu pao-shan),绰号lao Tiger(老虎)的人,是镇江人,而第15章、16章详细记载的徐宝山 (原文为)这个老虎, 可见,徐宝山与基督教早有接触,他发迹后对基督教比较友好,他关心基督徒生活,还请基督教传教士去扬州作大规模宣讲。长老会组织对徐宝山在辛亥革命前后创立的功业持有几分“赞赏”,甚至寄予几分期望,这与徐宝山被害后官西方媒体的态度总体对他肯定的评价,是完全一致的。

尽管陈辽先生专文批驳不同意拙见,认为《儿子》“全都是赛珍珠胡编乱造出来的”,笔者建议各位赛珍珠在自述材料中说“书(她创作的小说)中的人物”“都来自我的记忆,饱含了我的感情”。“假使不循我对过去十五年间的回忆,一篇《儿子们》的事态也没有”。

赛珍珠对自命为孙中山接班人的蒋介石非常失望,她在1925年孙中山奉安大典上目睹蒋介石的“丰采”,她以文学笔法描摹这位新兴政府的领袖,“他穿一身国民党军服,胸前挂了一排勋章和奖牌。他目光炯炯,直视前方,大步走过大理石地板,在宽阔的门廊下站住,俯瞰着下面的山谷。我站得离他很近,观察着他的脸。他太像一张老虎的脸了,高高的额头微微向后倾,耳朵向脑后贴着,宽阔的嘴巴似笑非笑,总透出一股残忍。他的一双眼睛最吸引人,又大又黑,闪烁着无所畏惧的光芒。这种无畏并非出自沉着坚忍的品质或睿智,而是老虎的无畏,他自恃强大,不怕任何兽类。(276页),赛珍珠在临终前的《中国的过去与现在》一书中还提到蒋介石“如老虎的眼睛一般炯炯有神”。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