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来稿交流 >> 来稿选登 >> 赛珍珠新传出版 欲送《大地》作者重归圣堂

谁还记得赛珍珠呢?在美国,她已被人遗忘,在中国,也有半个世纪,她仿佛从来不曾存在。一部意在重新发现赛珍珠,为她正名,并专注于其中国生活的传记,将于明天(3月25日)在英国出版。

英国传记作家希拉里·斯波林(Hilary Spurling)在所著《埋骨:赛珍珠在中国的生活》(Burying Bones:Pearl Buck'sLife in China)一书中指出,尽管《大地》仍在印行,但其作者、193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赛珍珠(1892-1973)“已在事实上被遗忘,她在女性主义的神话中始终没有位置,她的小说已被有效地从美国文学的历史上抹去”。她决意为赛珍珠正名。 

珍珠生于弗吉尼亚老家,4个月大时便随传教士父亲赛兆祥前往中国,在华东长大,虽碧眼金发,却自视与身边的中国小朋友全然无异。孩子们三五成群,在屋后草地的荒坟阵中嬉戏无间,常见一生下来便被窒息毙命之女婴尸身,经日晒雨淋,野狗啃噬,那些细小的白骨偶尔会从草中凸出,绊一绊笑闹疯跑的珍珠。

斯波林女士付出很大努力,重溯赛珍珠40年的中国生活,亦投之以女性主义的视角,追考一代女性如何挣脱男权社会的压迫,发出自己的声音。此非旧中国独有,美国亦然。全心于宗教事业的赛兆祥神父便是男权独裁的代表,珍珠的母亲卡莉虽饱受虐待,仍然忍辱负重,持家育儿。所有这一切,皆对珍珠日后的文学创作产生重大影响,使她不仅持续以小说关切中国妇女的命运,本人亦投入争取女性权利的社会运动。

珍珠自小以中文为母语,母亲私授的英语俨为第二语言。她也将中国视为真正的祖国,终生感念。她亦曾入籍民国,哪怕蒋委员长受了她的批评,不喜欢她,哪怕日后冷战隔绝,她再不能重返此地。“亚洲才是现实的、真切的世界,我自己的国家反倒变成梦境。”赛珍珠曾说,“我只能写我了解的,而我除了中国,便一无所知”。

1988年,王逢振等译《大地》三部曲终于由漓江出版社在新中国出版。2004年,在美国大众读书界影响极巨的电视脱口秀主持人欧普拉·温弗莉,亦慧眼识得珍珠,将乏人问津数十年的《大地》,选为其读书俱乐部的秋季推荐图书,令《大地》一夜之间成为全美畅销书。

《埋骨》的美国版将更名为《赛珍珠在中国:前往〈大地〉的旅程》(Pearl Buck in China:Journey to The Good Earth),计划于6月初上市。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